【hpss】【黑帮AU】无题 END

 @白兔喜欢小胡子  点梗请签收……





A

 

 

红酒在酒杯里打了一个转儿,然后倾倒在一个人的脑袋上,流下来的液体都泛着光。

 

哈利掂量下杯子,重重的砸上去。

 

“代邓布利多向您问好。”

 

另一桌的斯内普闻言转头看着这位传说中的“救世主”,眯起眼睛。

 

哈利抬头撞上他的视线。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真像他那个杂碎父亲。’

 

斯内普想。

 

 

 

B

 

 

替邓布利多工作从来都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有的时候很难相信这个笑意盈盈的老人是在伦敦只手遮天的教父。

 

斯内普望着天花板,听墙上挂钟秒表挪动的声音。

 

一、二、三、四、五……

 

“嘣!”

 

隔壁的爆炸声终于在宁静的让人窒息的空气里意料之中的来临。

 

他所在的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探进来一张他憎恨的脸。

 

“结束了,一起吃个饭吗?”

 

 

 

C

 

 

一件事情从不同人的角度就有不同的解读。

 

就像哈利觉得他只是很友好的与同事相处。

 

而斯内普觉得波特是在挑衅。

 

 

 

D

 

 

死亡总是与亡命徒如影随形。

 

斯内普下意识挡住那颗子弹,血溅到哈利脸上,温热的划了下来。

 

哈利撑住他,捂住血流不止的弹孔,抬手送给“伏地魔”致命一击。

 

视线却没有从怀中苍白的脸上移开。

 

“有趣。”

 

他近乎耳语。

 

 

 

E

 

 

从死神手里捡回条命是件幸运的事情,前提是没有一张讨厌的脸在眼前晃来晃去。

 

装作昏迷不醒在波特盯着他的第六个小时后已经失去了意义。

 

斯内普不得不睁开眼睛,面对那个必然的问题。

 

为什么要救他?

 

他先问了问自己。

 

 

 

F

 

 

“你知道英雄救美会让人爱上你吗?”

 

这他妈的是哪来的问题?!

 

斯内普茫然的盯着坐在他床边的波特,在他昏过去之后,波特的脑子被“伏地魔”的子弹打中了吗?

 

哈利掏出庞弗雷从他身体里取出的弹头,拿给他看。

 

“.338,老经典,旧浪漫。”

 

 

 

G

 

 

罗恩的表情值得赫敏掏出的五英镑。

 

“好吧,他的确可以把眼睛瞪那么大。”

 

赫敏输的心服口服,哈利接过钞票咧了咧嘴。

 

“那个‘老蝙蝠’?!你认真的?!”

 

罗恩的话音刚落,哈利叹了口气,又把钞票递回去。

 

“好吧,他第一句话果然是这个。”

 

没输没赢。

 

 

 

H

 

 

“老蝙蝠”这个外号跟“伏地魔”和“救世主”一样流传甚广。

 

与后两个鲜明的立场不同,这个外号是灰色的,就像他开的那家药店。

 

你从后门进去,永远都不知道是活着出来,还是永远死去。

 

哈利站在后门外,敲响铁锈斑斑的门。

 

无人应门。

 

他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掏出枪。

 

门应他上膛的声音而开。

 

“你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I

 

 

“我跟我妈妈说我爱上她曾经的朋友了。”

 

“……”

 

“她说让我带你去吃晚饭。”

 

“……”

 

“今天我爸爸在警局值班。”

 

“……”

 

“所以,你要换衣服吗?”

 

 

 

J

 

 

“你的爱真是廉价,波特先生。”

 

“我爱上了一个可以为我而死的人,你呢?”

 

“我救你是因为你的母亲。”

 

“那你的爱的确比我的廉价,爱着一个过去的影子?”

 

“你不敢自以为了解什么的定义我!”

 

“我没有定义你,我爱你。”

 

 

 

K

 

 

哈利侧过顶在额头的枪口,吻了上去。

 

那片唇干涩又薄削,还残留刚刚吃的止痛片的苦味儿。

 

他很怕苦,宁愿打无数针都不吃药的怕。

 

但他吻去所有的味道,然后诱对方张开,想得到更多。

 

直到他的后脑被钝器击中。

 

陷入漆黑。

 

 

 

L

 

 

斯内普架着不省人事的波特按响门铃,开门的是莉莉。

 

多久没见了呢?

 

绿色的眼睛看了看他,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蒙上一层笑意。

 

“他还真的把你带来吃晚饭了。”

 

望着她的微笑,他一句否认也说不出。

 

为什么在这里?

 

他又问了问自己。

 

 

 

M

 

 

那之后,斯内普再也没见过波特。

 

他不再为邓布利多工作,波特也没有再来他的药店。

 

看来莉莉很好的转达了他的意思。

 

他关掉一楼前前后后所有的灯,踩着楼梯‘咯吱咯吱’的走到自己昏暗的卧室。

 

有的人,活该形单影只。

 

 

 

N

 

 

邓布利多的魅力在于他像所有人的爷爷。

 

温和又无害的伪装,让人能放下一切警惕。

 

他小心的穿梭在哈利凌乱的公寓里,把年轻的小伙子从被窝里拎出来。

 

哈利甚至都不想问他是怎么进来的。

 

“霍格沃茨需要你。”

 

 

 

O

 

 

“霍格沃茨”是邓布利多的酒吧,所有人都说它将来会属于哈利。

 

哈利坐在吧台前看着来来往往的男女,每一个都比敲晕他的那个有魅力。

 

“所以,邓布利多叫我来干什么?”

 

穿着酒保衣服大个子用甲虫一般的眼睛看着他,推给他一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活像刚刚剥光了一只孔雀。

 

“罗恩告诉我你的烦恼了,哈利,你疯了吗?”

 

哈利漫不经心的把杯子上的装饰一一摘去。

 

“也许。”

 

 

 

P

 

 

“伏地魔”忠诚的“食死徒”闯进酒吧,打断他们的谈话。

 

酒保从椅子上站起来,看上去快到达天花板的个子。

 

一片仓惶中哈利看见为首差点杀了他教父的疯女人,冲了过去。

 

身后是海格和卢平喊他的声音,但他没理。

 

耳边的喧嚣都消失了,只有他的目标,和她划开刀子的声音。

 

 

 

Q

 

 

“把我送到庞弗雷夫人那儿去。”

 

哈利在路上坚持。

 

“他能保护你。”

 

卢平生气他的莽撞,冷硬的回答。

 

“‘他能保护你。’”

 

哈利轻声的重复了一遍,闭上眼睛,任由他把车开到翻倒巷。

 

身上鲜血淋漓。

 

 

 

R

 

 

哈利一言不发的坐在那儿让斯内普处理他的伤。

 

沉默已经僵持到斯内普都开始觉得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了。

 

“卢平一定要送我来这儿,他说你能保护我。”

 

哈利站起来,走到门口。

 

“我不需要。”

 

 

 

S

 

 

斯内普清楚的记得,自己对莉莉说:

 

“波特说他爱我,请帮我转告他,我不需要。”

 

所以现在波特的态度,是他应得的。

 

他们提供的都是自己仅有的东西,但不被需要。

 

他现在知道波特的感觉了。

 

 

 

T

 

 

哈利靠在后巷肮脏的墙上,从口袋里掏出浸染了血的烟盒,叼出一根点上。

 

黑暗中忽明忽暗的火光都映不出他的表情。

 

小巷里有老鼠窸窸窣窣的响动,他掏出枪,走到足以藏人的阴影里,准确的抵在藏在那里的人的头顶。

 

“又见面了,彼得先生。”

 

 

 

U

 

 

哈利把虫尾巴和他带来的汽油都扔给斯内普。

 

“你看,我也能保护你。”

 

那么,你可不可以……

 

 

 

V

 

 

斯内普把虫尾巴送到邓布利多那儿,老人好像早就知道一样准备了两杯茶等着他。

 

他扔下虫尾巴转身就走,根本不打算给老人开口的机会。

 

“贝拉逃走了。”

 

但老人总能轻而易举的得到听众。

 

斯内普转回来与邓布利多对视,老人只是平静的看着他,没有再说任何话。

 

众所周知,“白巫师”有魔法。

 

斯内普离开他那儿,拿着波特公寓的钥匙。

 

 

 

W

 

 

哈利眉头皱也没皱的看着又一个人打开自己的公寓门进来。

 

“我真该换个锁了。”

 

他从沙发上起来把斯内普堵在门口。

 

“你是来保护我的?”

 

“再想想。”

 

 

 

X

 

 

“为什么是他!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莉莉再次邀请他们去吃晚饭的时候,很不幸,詹姆斯·波特在家。

 

斯内普明智的没有带枪,不管私底下有什么勾当,表面上老波特还是个警察。

 

莉莉把她的丈夫拉去书房警告他对亲生儿子带回来的男朋友的言行不当。

 

“别动手,不然他真的会算你袭警。”

 

哈利则是当晚第三次提醒自己的男朋友了。

 

 

 

Y

 

 

“为什么?”

 

詹姆斯从歇斯底里中缓过来,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哈利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脖子上的弹头,看着斯内普,笑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们是一见钟情。”

 

斯内普挑高了眉毛,似乎想说什么。

 

但最终,他没有反驳。

 

也许。

 

 

 

Z

 

 

有趣。

 

我发现我爱你,在你临死之际。

 

 

 

 

END


评论(12)
热度(240)

© 姜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