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自古转校生皆…… 番外 金飞贼



魁地奇比赛刚刚开始,是初赛,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看台上红色和绿色泾渭分明,从开场前就已经气势汹汹的各自喊起加油助威的口号了,哈利在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摸了摸鼻子,趁詹姆斯不注意悄悄溜下格兰芬多的看台。

 

现在的问题是,他要怎么才能混到对手那边去,一片绿色里他怎么才能让自己的红色不那么显眼呢?

 

想着,他挫败的给自己施了个混淆咒,只能试试了。

 

他和斯内普在吵架,不对,说吵架真是太虚伪了,吵架好歹是双方在交流中的状态,肯定不能用以形容他们之间冷凝的空气,凝固、冰冷、坚硬、顽强。

 

哈利只觉得自己是要去撞一面厚重的冰墙,不禁又在冬天的太阳下呼出几团白气,搓搓手,登上斯莱特林看台的楼梯。

 

好在魁地奇对于斯内普只有在他是院长且赢得比赛后可以对麦格耀武扬威的情况下才有乐趣,此时以上种种条件都不符合,所以哈利径直走到最后一排的角落,坐在发现他的斯内普身边,无视了她阴沉的脸色。

 

“不用谢。”哈利对她说出这个星期以来的第一句话。

 

曾经他的魔药教授总是能轻易的挑拨起他的怒火,然后在他因怒火失控时抓准时机尽可能多的扣除格兰芬多的分数,哈利在已经不用为学院分担心之后有大把的时间回想,毕竟他经历了一段十分难捱的失眠时期,可以仔细的研究这个他从未真正了解过的男人。

 

渐渐的,那个他以为的阴险狭隘刻薄恶毒的男人从他回忆里的细枝末节中展露出真正的性格,当然,他以为的那些仍然客观存在着,可随着他自己越来越成熟,他发现那个男人竟然如此顽固又幼稚,硬是用无与伦比的头脑强行把自己情商拉低的沟壑填平,外表看上去很体面,但只要抓住了弱点,就会陷进假象的流沙中,让自己抓起最熟悉的幼稚的方式,针锋相对。

 

而那个男人的弱点,就是他了。

 

哈利站在这种视角再回顾他们之间的种种,只觉得自己当初真是太蠢了,竟然会因为那个男人是个成年人而屡屡上当,那些话要是换作达力来说他连眉毛都懒得动一下,唉,还是年轻。

 

不过他当时也没想到这种了解真的会有用得到的时候,比如现在,他清楚的知道怎么才能让一个字都不想和他说的人开口,从他来到这个时间后一直都巧妙的掌握了与这个斯内普打交道的节奏,这总让她痛恨的咬牙切齿,却像他当初那样不得不被撩拨起反抗,最终,跟着他的节奏达到他的目的,唉,还是年轻。

 

“抱歉,”她的嘴唇抿成一条线,“难道你听见我道谢了吗?为了什么?”

 

哈,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仍然一本正经,“为了从狼人的利爪中救了你一命,不过,不用谢,我坚持。”

 

斯内普的怒火简直蒸腾了她周围的冷空气,就在她马上要开口质疑他的全部的时候,波特转头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更为诚恳。

 

“还是说比起我你更想在那个时候被莉莉救下来?”

 

这句话仿佛一把刀子正中她的心脏,哪怕只是想想都不能忍受,可她绝对不能被这个问题绊住而忽视了他们矛盾的主题。

 

“你明知道学校里有一头狼人而你做了什么?跟她交朋友?如果不是布莱克挑衅,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她咬死我之后?”

 

哈利看了看前面的学生,没有人在震耳欲聋的助威声中注意他们的角落,放心了不少,又转回来安抚,“不会的,只要其他人不靠近那里,莉莉他们会照看好卢平的,再说邓布利多也不会允许有意外发生。”

 

“她当然不会允许,毕竟她让一头狼人进入霍格沃茨了不是吗?当然,当然,肯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三个还没毕业的未注册的阿尼玛格斯肯定能照看好一头丧失理智的狼人,能在充满了擅长到处乱跑的白痴的校园里发生什么意外呢?”

 

斯内普比起担忧其他人的安全,更多的是找到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发火,遗憾的是他们都知道这点。

 

“你本来就是想找个机会把他们赶出去而已,现在好消息是我帮你证实了这件事,坏消息是这件事并不能达成你的目的,所以你把怒火都转向了我,而我才是最可怜的那个好吗?如果我任由你去那里,你会被你最讨厌的人救下来,最后你仍然会怪我没有告诉你,让你欠莉莉的生命之债,怎么都是我的错。”哈利一脸无奈的靠在看台边缘,“你想我怎么做呢?告诉所有人卢平的身份,让她被退学,找不到任何工作,被害怕被歧视,最终落魄潦倒郁郁终生?”

 

现在是波特的借口成功了,虽然看似一个人的人生无法比大多数人的安全重要,但波特有一个天然的强大的优势,他知道结果。

 

斯内普脸色铁青的瞪着他,按她的想法,她当然想让卢平退学,没有比这更好的报复波特和布莱克的办法了,至于卢平,她该在乎吗?

 

她不在乎卢平,可眼前这个人呢?她也能不在乎?

 

她很清楚问题的答案,她也很清楚眼前这个人利用的就是这点,真是太不甘心了,被复仇火焰灼烧得她几乎要开口把一切都推落悬崖了。

 

“我曾是卢平儿子的教父。”哈利在她之前开口,隐隐透露着祈求。

 

他知道斯内普这个学期开学以来一直在寻找机会报复莉莉,而被她盯得不耐烦的布莱克则像他记忆中的那样挑衅她去尖叫屋棚,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变成现在的样子,他不会让她有机会把利刃抛出去的,像当年斯内普对他妈妈。

 

哈利靠近她,轻抵她的额头,微微叹息,“用她的人生报复莉莉,太不公平了,她被变成狼人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再想想,行吗?”

 

“如果我说不行呢?”

 

“那我就只能内疚一辈子了。”

 

斯内普用魔杖抵着他的下巴,“你真是一如既往的在我们的争论中表现出色啊。”

 

哈利吻在她的鼻尖儿上,“我只是知道你肯定不会允许我把其他任何人放在心里一辈子的。”

 

前面看球的学生突然全体都站起来欢呼,哈利被吓了一跳,恍惚反应过来这里是斯莱特林的看台,这就是表示抓住金飞贼的是斯莱特林的找球手。

 

“看,开心点,你们赢了。”哈利低头握着她仍然举着魔杖的手,呵气,双手揉搓着,“怎么没戴手套?”

 

“在说别人之前你不看看自己吗?”

 

如今身无长物的哈利想了想,对着家境窘迫的斯内普咧嘴笑了起来,丝毫没能产生一丁点儿悲伤情绪,反而拉着她走下看台的时候还有些欣慰——多么般配的一对儿啊。

 

 

 

 

谁会想到在十多年之后,实际年龄快三十岁的傲罗要再一次写魔药论文呢?

 

进入斯拉格霍恩教授的高级魔药班是意料之中的,因为这位教授对他的偏爱已经明显到詹姆斯都觉得不满的地步了。

 

可问题在于虽然这位教授不像斯内普那样要求严格,但也会留冗长深奥的论文作业,魔药论文是哈利绝对没有办法跟詹姆斯和斯内普一起写的,他会被斯内普嘲讽到恍如隔世——斯内普是他魔药教授的那一世,而詹姆斯则因为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偏心表示“魔药教授最心爱的学生应该是不需要帮助的。”

 

他只能在公共休息室的壁炉旁边苦思冥想,一旁还放着莉莉已经写好的论文作为参考,她写完之后就一直在休息室另一端与别人争论什么,布莱克坐在他对面与他面对同样的烦恼,她旁边是卢平的论文,卢平本人则因为之前布莱克用她作为诱饵这件事被哈利‘无意中’透露而怒火中烧,决定跟布莱克保持距离,“你可以好好想想假如斯内普真的死于我变身的时候你打算怎么为我争取把死刑变成去阿兹卡班的审判上作证。”

 

所以布莱克的心情也没好到哪儿去,卢平的魔药论文还是虫尾巴替她借来的。

 

两个人闷头写论文的时候,布莱克突然开口,“你打魁地奇吗?”

 

“打啊。”哈利头也不抬的回答。

 

“追球手?”

 

“找球手。”

 

布莱克转头冲莉莉那边喊,“你有找球手了!”

 

什么?哈利眨了眨眼睛,仔细回想莉莉抱怨了好几天的事情,上个学期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毕业了,而之前的预备找球手真的上场比赛才发现完全不合格,马上就要跟拉文克劳比赛了,莉莉这几天一边要训练他们不合格的找球手,一边恨不得把格兰芬多所有会用扫帚的人都抓进队里,于是,他刚刚一个大意,被布莱克卖了?

 

这是报复。

 

但莉莉已经扑过来了,眼神近乎狂热,上下打量他的样子跟伍德一模一样,他不安的往后靠,生怕下一秒就被她扯到球场上集训。

 

“不,我好久不打了,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没关系,我相信你,我们波特家的人天生就会飞,你肯定能行的!”

 

“我真的不行,你看我光是跟上霍格沃茨的课程就很难了,没有时间打球,你们的找球手刚参加比赛,只是有点儿紧张,打几场就好了。”虽然那场比赛他没看,但根据事后詹姆斯所说,那个可怜的孩子因为观众比训练的时候多太多而僵在扫帚上,差点被鬼飞球击中鼻梁。

 

莉莉‘啪’的按住自己的论文,“打几场?如果接下来我们再输一场积分排名就是倒数第一了,还打几场?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你现在开始就是格兰芬多的找球手了。”

 

哈利痛惜的看着被压在她手下的救命稻草摇头,“不是我不想帮你,但最近我太忙了,你还是找别人吧。”

 

“忙?”莉莉的眉毛皱起一个尖锐的角度,眼神像要射出刀子,“忙着跟鼻涕精谈恋爱?你奇怪的地方太多了,唯独这件事算不上奇怪,绝对是她做出了改良的爱情魔药,等圣诞节假期的时候你要跟我去趟圣芒戈。”

 

“你也知道我们在谈恋爱,所以别那么叫她,还是你打算再幼稚的跟我也划清界限?”哈利严厉的从莉莉看向布莱克,“你们之间的问题我不会干涉,她也不愿意我干涉,但如果矛盾升级演变成无法挽回的后果的话,我会站在她那边的,我希望我们提前讲清楚这点。”

 

布莱克心虚的转移视线,现在的哈利让她想起自己的爸爸抓住她犯错时候的样子,真是难办啊,她对于处理这种复杂的关系毫不擅长,做什么事之前都要束手束脚的掂量一下轻重真是太伤脑筋了,烦。

 

刚刚回公共休息室的詹姆斯听见哈利这么说则非常不以为然,能把重色轻友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也是不枉他不知道比他们多活了多少年,不过鉴于詹姆斯一直微妙的把这个名为哈利·波特的神秘穿越者定位成莉莉·波特的长辈——据说她父亲有个弟弟在年轻的时候去世了——他现在面对哈利倒是拘谨了不少。

 

无论如何,他和莉莉·波特长得这么像,肯定是近亲,詹姆斯觉得自己谨慎一点没错的。

 

唯一没有想那么多的是莉莉,她目前除了自己的球队急需一名找球手外根本无法思考第二个问题,“行,只要你同意当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我就答应你以后不去找鼻涕精的麻烦。”莉莉看他又要说什么的样子,“也不再叫她鼻涕精了!”

 

‘太晚了,’哈利可惜的想,‘你们现在不去找她麻烦她也会主动找你们麻烦啊,好不容易让她放弃利用卢平报复你,我都在替她想别的办法呢,你竟然以为自己能把她吊起来之后用不主动进攻而换来和平?你第一天认识她吗?’

 

“你找不找她的麻烦是你的事情,而且不要说得好像你一定会赢好不好?作为朋友,我要求你别那么称呼我的女朋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还是说你不打算把我当成朋友了?”哈利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论文,长度勉勉强强可以蒙混过关了,他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我是真的帮不了你,我既没有时间训练也没有时间参加那么多比赛,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不愧是长辈,’詹姆斯赞叹的想,‘说得话好有道理,但仔细想想他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还隐隐占着便宜,同样是波特,莉莉怎么就没他一半成熟?’

 

哈利转头发现站在那里发呆的詹姆斯,“对,你为什么不让詹姆斯试试呢?我觉得他会尽力的,格兰芬多要是没有魁地奇杯学院分就差的更多了对吧?”

 

就算哈利·波特真的是莉莉·波特的叔叔,跟他也没什么关系,詹姆斯打定主意,冷着脸一口回绝,“我不会打魁地奇。”

 

最后,为了能在天亮之前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觉,哈利不得不勉强答应莉莉打下一场比赛,不过不参加训练,只打一场,算是给那个新人找球手一段适应的时间,或者是给莉莉再找另外一个找球手的时间。

 

 

 

 

哈利由衷的不想打魁地奇,他爱飞行,也爱魁地奇,但他对于球场的回忆简直惨不忍睹,他没骗莉莉,他所说的‘好长时间没打了’是指他从霍格沃茨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打过,偶尔骑着扫帚飞一飞就是全部了。

 

他从被他替代的找球手手中接过对于他来说过于古老甚至根本不认识型号的扫帚,有些抱歉,因为那个孩子脸上满满的都是失望低落,“你太紧张了,让我想起我的朋友,他第一次比赛被对手编了个歌嘲笑,但你猜怎么着?”

 

“嗯?”男孩的脸上小心翼翼的露出希望。

 

“那首歌最后被我们唱了好久,赞美他崇拜他然后把他扔到天上在他吓个半死的时候接住他,他只是需要一点自信,你也一样。”

 

男孩的脸红了起来,哈利看着他脸上的雀斑更想念罗恩了,真希望还能再见到他啊,或者她,他十分好奇如果罗恩变成了女孩子会不会跟金妮长得一模一样,虽然这个想法把他吓得够呛。

 

哈利在男孩感激的目光中走到球场上,暗自祈祷自己这次下场的时候不会在医务室醒过来。

 

 

 

 

斯内普皱着眉盯着球场中游荡的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她看错了?那个骑在扫帚上的短发波特是她以为的那个?这人还有心思打魁地奇?斯莱特林高年级学生的私下交流中据说那位女士最近可是很重视这位来历不明的转校生啊,他是生怕自己出的风头不足以害死自己吗?

 

典型的波特。

 

他好像天生就是为了飞的,专注、流畅、迅捷,发现目标的时候会流露出大型猛兽猎食的神情,隐约能看见锋利的牙齿,安静又危险,这样一个人,竟然能在出现之后极短的时间里做到自然而然的与想要接近的目标都变成朋友,只要想想斯内普就不得不感慨果然是格兰芬多,毫无戒备,脆弱轻信。

 

可自己呢?

 

她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就更可笑了,从一开始就被对方困住了,连什么时候变得在意都不清楚,一塌糊涂,一败涂地。

 

本来只是想利用的,一个熟知未来的强大的巫师,如果把他的信息利用得当自己会有怎样的未来呢?如果这些用作交换,会替自己在那位女士那里换取怎样的地位呢?如果有那么多,她唯独没想到他那么了解自己,那么恰到好处的致命。

 

她的父亲,从她母亲那里得到的是欺骗。

 

波特说,我永远不会骗你。

 

她的母亲,从她父亲那里得到的是伤害。

 

波特说,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话会用在一个人对喜欢的人告白的时候,他偏偏说出了这两句,狡诈的不像一个格兰芬多,却也只有格兰芬多会把这两句说成誓言。

 

波特冲这边飞的时候发现她面色不善的盯着自己,咧嘴笑了一下,风把他的头发吹得更乱了,连带着神情都有些狼狈,可是笑容一如既往的让人烦躁,他为什么总要对她那样笑呢?那种明明毫无意义毫无理由单单是因为看见她就不由自主的微笑,简直不可理喻。

 

她做了什么值得这样的微笑呢?

 

斯内普下意识摸到自己的魔杖,安心了不少,她只有自己的魔杖,这是她唯一能仰仗的,这是唯一能保护她的,无论如何。

 

波特险险避过对方击球手打过来的游走球,飞得更高了,然后似乎有一秒的停顿,他突然冲着那个击球手俯冲下来,好像是要报复般的把对方撞下扫帚一样,风把他的队服吹得鼓起来,衣角都快打到他的眼镜了,但他没有理会,专心致志的冲向他的目标,在那个击球手手忙脚乱的调转扫帚的时候堪堪擦着对方的扫尾划过去,同时探出他的手。

 

那只手再次张开时,手心躺着一只金色的小球,裁判吹响了哨子,格兰芬多赢了。

 

波特握紧那只抓着金飞贼的手扬了扬,转向她怔愣的方向,得意洋洋的笑起来。

 

喜欢吗?不算吧,应该说是相信,这在她的世界里,远远比喜欢要重要的多,她相信他,如同相信自己的魔杖。

 

她不屑的压下嘴角,‘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已经赢了魁地奇杯了。’

 

 

 

 

斯内普坐在餐桌上看着手里的圣诞礼物发愣,这东西的手感对她来说又陌生又奇怪,最重要的是,她转向刚刚坐在她旁边的人,“你哪儿来的?”

 

圣诞节留在学校里的学生很少,所以不用按照学院分开坐,哈利跟还在生布莱克气而没有跟她们一起去波特家过节的卢平打了个招呼,就坐到斯内普旁边,睡眼惺忪的看着满桌子食物挑着要吃什么。

 

“什么?”哈利看她手里拿着自己的礼物,笑了,“哦,喜欢吗?我赢的,比赛之前我问校长假如我抓到了金飞贼能不能给我留做纪念,以前邓布利多给我的我没带来,她同意了。”

 

“那你应该自己保留纪念品,我对此毫无兴趣。”斯内普嫌弃的拎着它放到波特盘子里,后者刚刚挖了好大一块坩埚蛋糕回来,差点埋住那颗小球。

 

“嗨,小心点!”哈利不得不把蛋糕先扣到她的盘子里,然后把两个人的盘子换过来,“你可要收好了,以后我还要用它装戒指呢,你知道它能打开吗?”

 

“怎么打开?”她审视着看起来浑然一体的金飞贼,从哪里打开?

 

“不知道,邓布利多肯定用了某种办法,但她不告诉我,不过我会弄明白的。”哈利一边往嘴里塞着蛋糕一边说。

 

卢平饶有兴致的围观着,由于她和斯内普都差点被布莱克坑了,她有种微妙的同病相怜感,“只有我好奇你说的戒指吗?”

 

“怎么?魔法界求婚不用戒指吗?”哈利惊讶的转向她,这个他可没料到。

 

鉴于斯内普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卢平决定忍住笑,“哪有人先把戒指盒送出去的,万一到时候她改变主意了呢?”

 

“我就是怕她改变主意啊,”哈利苦着脸咽下嘴里的蛋糕,“我还买不起戒指,可戒指盒是我赢来的,不浪漫吗?”

 

忍不住了,卢平默默的转过头,正好对上邓布利多闪闪发光的视线,两人无声的大笑。

 

哈利看她不打算再理自己,只能转头求教当事人,按照他原来的想法,虽然自己对于这类事毫无建树,但斯内普比起他肯定更不在意,现在被卢平这么一问,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自己是不是逼得太紧了?是不是太自私了?是不是把她的选择想得太理所当然了?

 

哈利觉得蛋糕留在嘴里的味道甜腻的发冷,不由张开嘴试图挽回一下自己过于明显的意图。

 

斯内普看都没看他,狠狠的把离她最近的苹果派盛到盘子里,“闭嘴吧,波特。”

 

她的盘子已经空了。

 

哈利松了口气,笑眯眯的又咬了一口坩埚蛋糕,斯内普从来都不是会改变主意的那种人,他难道还没从学生时代无数个无理取闹的禁闭中学会吗?

 

他压抑着雀跃的心情安静的吃完了自己盘子里的蛋糕,没擦嘴,手悄悄伸到桌子底下勾住斯内普的袖子。

 

“我是不是还没说圣诞快乐?”

 

她紧了紧握叉子的手,最后还是没有戳上去。

 

“不知道,不记得,不在乎。”

 

“你真是一点儿都不浪漫啊。”他轻快的抱怨。

 

“彼此彼此。”

 

 

 



 

fin







评论(22)
热度(72)

© 姜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