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十九年后 番外

我以为我上次修改正文的时候随手贴了 但今天一看 好吧 我没有……





斯内普一直觉得霍格沃茨的分院帽有某种未知的强大魔法,可以分辨出一个十一岁的学生脑袋里有没有自杀倾向并把有的那些分到格兰芬多。什么人会在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百分之九十八的可能性是敌——拯救一个生命垂危的人?他以前认为格兰杰算是波特三人组里至少有脑子的那个,现在想想,毕竟是格兰芬多。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乱七八糟的有很多管子,手上还有吊针,旁边是聒噪的机器,假如真的有什么地方是人死去之后会到达的,也绝对不会是一家麻瓜的医院。他把视线停在角落沙发上的女巫那里,不敢相信她竟然会把自己弄到这儿,她怎么对麻瓜医生解释他的伤口?他被动物园的巨大毒蛇咬伤了?

 

格兰杰发现他醒了,疲惫的笑了笑,合上手中的书,“感觉好点了吗,教授?”

 

“勉强活着,可以说,我能得知自己获得生命之债的原因吗?”他的声音还有点嘶哑,考虑到毕竟有条蛇撕裂了他的脖子,不能要求太多。

 

“别这么说,教授,”格兰杰有点不安,但还是挂着微笑,“记得哈利以前告诉过我,您不知为何总能发现他在隐形斗篷下,所以当您没在伏地魔面前暴露我们的时候,我们都欠您一份生命之债,先生,甚至不能算扯平。”

 

“那你们应该感谢黑魔王上学的时候没有一个总披着那玩意儿的偷袭者。”虽然这么说,但他不得不承认格兰杰还是相当敏锐的。

 

她尴尬的转移了关于朋友父亲的话题,“无论如何,我采取了紧急的解毒和止血,很高兴它们有用,不然我可能无法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把您转移到这里,虽然我很确定您是我们的人,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所以我想您还活着的消息最好先不要在魔法界暴露。”

 

嗯,分数可以再高一点,也许E?他挑眉,“让我们维持这个消息仅有两个人知道怎么样?假如黑魔王已经彻底消失了,那我不介意生活在别的地方。”

 

格兰杰很困惑,“当然,他已经死了,我是在他们追捕残余食死徒的时候把您转移出来的,不过为什么呢?您不想回霍格沃茨吗?”

 

“对不起,你是说那所我杀了最伟大的邓布利多并且把第二伟大的救世主波特送去赴死的学校?不了,谢谢。”他直直的望着天花板,诅咒邓布利多,诅咒伏地魔,诅咒波特,他现在还活着真是一个讽刺,如果不是怕被身上的管子勒死,他几乎都要笑出来了。

 

“哈利没有死,教授。”她更困惑了。

 

“什么?”他无法形容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心情,到底是恐惧多一些,还是放心多一些,挣扎着,他举起自己的左臂,把病号服的袖子拉上去,那里什么都没有。

 

黑魔王死了,波特因为某种梅林或邓布利多才知道的原因活着,斯内普缓缓舒了口气,终于,命运不再嘲讽他了,就算只有一次也足够了,这让他的人生不至于从头到尾都是个笑话,他由衷的感激着。

 

“教授,有什么不对吗?”格兰杰放下书走向病床,想看看他哪里不舒服。

 

“不,没什么不对,”他的头脑快速运转起来,脸上保持着魔药教授的权威,算计着,“既然如此,我仍然保留我的意向,请你保守我还活着的秘密,包括对你的朋友,可以吗?”

 

“可是,为什么?”格兰杰观察他的表情,他一点儿也不怕她看出来什么,因为她在用学生的心态解读她的老师,而她的老师则在用斯莱特林的头脑给一个格兰芬多放下捕兽夹。

 

“啊,虽然你可能不太明白,但还是有人想要在多年的战争之后得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不管那种生活在哪里,这是很无理的要求吗?”他微微扬起下巴,拉扯着伤口开始疼起来,但他还是保持如此,这让他即使躺着也好像在俯视自己的学生。

 

格兰杰犹豫了,不确定,“可为什么不能告诉哈利呢?他在伏地魔面前声明你是我们的人,我想无论您之前给他什么,它都让他印象深刻,我觉得哈利一定会很高兴您还活着的。”

 

印象深刻?那可不是他会用来形容的,他勾起一个假笑,“我毕生的荣耀就是能让哈利·波特印象深刻,格兰杰小姐,相信我,如果这是因为我教给他的知识的话,我将死而无憾,可惜,我多年的努力收效甚微,所以让我们维持救世主给我的光辉形象死去怎么样?我可不想破坏需要靠死亡来衬托的好名声。”

 

同以前一样,每当面对斯内普教授的时候,格兰杰就会迟疑,仔细在脑袋里思考要说出来的话,但张嘴还是断断续续的,像她的朋友们一样,斯内普其实很好奇他们在心虚些什么?几乎所有的学生在他面前都有点心虚,但他们三个更像是真的干过什么怕被他抓到。

 

格兰杰想了又想,还是摇摇头,本能告诉她这里面肯定藏了什么她还不知道的陷阱,“抱歉,教授,我不能瞒着哈利,他有权知道真相,我敢肯定现在他最恨的就是被人瞒着,我不能答应您,如果您不想见他,我相信他会尊重您的意愿,但我应该告诉他您还活着。”

 

他们这届最聪明的女孩儿,竟然相信波特会尊重别人的意愿?斯内普忍住一个冷笑,偏头看了看她放在沙发上的书,准备好饵食,“在找逆转遗忘咒的办法?有什么收获吗?”

 

格兰杰的身体紧张的绷起来,抱住手臂,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斯内普得意的合上眼睛,“交流,你会从无聊的社交里发现对自己有用的信息,这是我提供给你的课外辅导。”

 

“所以,你知道怎么逆转遗忘咒?”格兰杰急切的上前一步,又匆忙的加上,“教授?”

 

“由于我身份特殊,经常会发现需要遗忘某些人,而我个人的习惯是,如果一个咒语会造成身体或精神上的影响,那我最好知道如何逆转它,这也是我试图告诉你们的,用魔杖之前先用脑子,可悲的是,在我的执教生涯中并没有赢得你们学会它的成就感。”斯内普慢慢睁开眼睛,身边监控他心跳的机器依然平稳镇定,均匀的起伏着,可兔子已经在饵食旁徘徊了。

 

格兰杰又向前迈了一小步,犹豫着,“如果有逆转的办法,我相信我能找到。”

 

“当然,当然,”他漫不经心的说,“我相信你能找到一切,只要给你时间,不过格兰杰小姐,人的头脑可是十分复杂的,记忆经过时间的河流时会自然而然的褪色黯淡,更别说有人故意遗忘它们,你可以在全世界的图书馆里自由的寻找,但当你找到的时候,让我们期望那些美好的记忆没有随之流入永恒虚妄的海洋吧,不然,恐怕你将是唯一一个记得自己曾有家的人了,悲剧总是有它的动人之处,不是吗?”

 

格兰杰看上去像是皮肤快从紧绷的骨头上裂开了,她困难的维持着呼吸,倒是没有眼泪的迹象,可能是还没到可以哭出来的反应速度,她颤抖着开口,“求您,这对我很重要。”

 

“同样,死亡对我也很重要。”斯内普毫无内疚的威胁着自己的学生,心里默数,从10到1,几乎同时,格兰杰重重的吸了口气。

 

“好吧,我答应。”

 

斯内普撇撇嘴角,“你指望我相信格兰芬多的承诺重于格兰芬多的友谊?”

 

格兰杰闭上眼睛,平复呼吸,“牢不可破咒。”

 

斯内普短暂的笑了一下,“虽然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但不,普通的誓言咒就可以,当然具体条件需要稍作修改。”

 

“怎么改?”

 

“你将无法透露给任何人我的信息包括暗示或比喻,如果有人征求你的意见和帮助你将尽最大努力加以阻止或误导,这个条件你接受吗?”

 

格兰杰愣了愣,提高音量,“为什么?!我总不能骗他们吧!”

 

“听清楚,是如果,这是假定的条件,我并没有让你主动去误导他们是不是?另一方面,你觉得谁会找我呢?魔法部?食死徒?不管是谁,会问到你的可能性都不大,更别说你的朋友们与我个人之间并不愉快的过往,我很怀疑你会在这个问题上有对他们说谎的机会,只是以防万一,你觉得呢?”

 

他脸上的表情一定跟诚恳搭不上边,因为格兰杰快把自己的嘴从里面咬破了。

 

“今天是几号来着?像人们常说的,时间不等人,格兰杰小姐,你还有一个非常复杂的魔药需要制作,你的决定?”

 

他看着她脸色苍白的点点头,从喉咙里挤出声音。

 

“成交。”

 

 

 

 

斯内普至今回忆起他死里逃生的第二天,也十分清晰并且暗自惊讶,他知道格兰杰会愤怒的控诉他的作为,但他并不知道他需要面对一只怒火中烧的母狮子——狮群里母狮才是负责打猎的。

 

格兰杰撞开门冲到他面前,蓬松的头发乱飘,像是具象化的怒火,堪堪在病床前停住,“混蛋!我救了你的命!”

 

斯内普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用你的话说,我们连扯平都不算呢,那么,格兰杰小姐,是什么让你百忙之中仍特地亲自前来责骂我呢?”

 

“你知道!你早就知道哈利会找你!所以你才让我发那种誓!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回去救了你!你给我回报是什么?!让我背叛我的朋友?!”

 

他对这个学生的音量有了新的认知,她从来没在任何老师面前使用过这种不体面的声音,“第一,我并没有请求你的帮助,但我不抱怨,第二,即使在我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迫背负生命之债,我也慷慨的承认了,是你自己否认了我们之间的债务关系,所以我看不出你现在用来指责我的理由的正确性。”

 

“我不是说那个!”格兰杰已经气愤到无法整理出逻辑,“我是说你早就知道哈利会做什么!你还故意让我发誓!”

 

斯内普合上眼睛,他当然知道,连想都不用想,波特肯定会疯了一样找他,因为他知道欠了一个自己憎恨讨厌的人生命之债是什么感觉。

 

耻辱,那是一种会让人浑身上下都浸泡在不甘的酸臭中恨不得自己立刻溺死的耻辱,会让人想方设法尝试一切可以偿还的办法的耻辱,世界上就有一个人,你宁愿自己马上死去都不想让对方救你,对波特来说,那个人是斯内普,对斯内普来说,那个人是老波特,所以他太了解了。

 

更可怕的是,假如那个人死了,余生都无法偿还他本人了,啊,那个滋味儿,就像在心脏上打了一口井,压上来的井水都是漆黑浓稠的怨怼。

 

波特,比斯内普更为不幸,没有小斯内普可以让他代为偿还,所以他当然知道救世主在找他。

 

他咳了一下,抬头看她,“我能否相信格兰杰小姐会信守自己的誓言呢?”

 

格兰杰咬牙切齿的盯着他,“当然。”

 

“你会让他打消这个念头对不对?我对未来生活的规划里可没有任何波特相关的事情,这是我曾经对死亡最向往的原因。”

 

格兰杰颓然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沮丧的用手遮住眼睛,“你知道如果哈利有一天发现我骗他,会发生什么吧?教授,我救您不想要任何回报,但您却会让我失去一个珍贵的朋友,您真的恨我,是吗?”

 

“不要试图利用我的同情心,格兰杰小姐,经过这么多年,我以为你们早就发现我没有那种东西了,而且就学生而言,我怀疑你是任何老师会讨厌的类型,只要保持不被你的两位朋友感染不可救药的无脑炎症,我相信你会有所成就的。”

 

沉默了一会儿,格兰杰把手放下来,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

 

“您刚刚……是在……夸我……?”

 

“你不能忽略前提只关注对自己有利的那部分。”

 

“所以,您的确夸我了?”

 

斯内普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不是重点。”

 

“这是,”格兰杰坐直,认真的看着他,“我一直希望能得到您的认可,不管是作为魔药教授还是黑魔法防御教授,您都让我学到了很多,虽然您可能不是格兰芬多的学生最喜欢的教授,但我个人非常尊敬您,得到您的认可对我来说很重要。”

 

斯内普狐疑的看着她,思考着她是不是换了个方法试图动摇他,“我认为你并不缺乏老师的赞美。”

 

“您不同,教授,”格兰杰低头摆弄自己的魔杖,“不仅是作为教授,哪怕在你与我们同龄的时候,你只用一本书就做到了我五年没有做到的事情,让哈利对知识产生兴趣,在我不知道那是你的时候,我想我的确是有点嫉妒那个人的,无论是学生还是教授,您都让我受益匪浅,所以您的承认对我来说尤为重要。”

 

他挑眉,“所以,关于友谊破裂之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格兰杰抬头瞪着他,最后泄气,“好吧,我会遵守我的誓言,但假如哈利将来自己发现了,我们的友谊暂且不说,恐怕你会后悔没有现在跟他谈谈的。”

 

“那就让那天不要来,格兰杰小姐。”

 

 

 

 

格兰杰取出他古灵阁的所有积蓄兑换的麻瓜货币交给他,比他预想的多了不少,他皱着鼻子等解释。

 

“魔法部发给您的抚恤金,本来是打算用于您的墓碑的,但哈利不同意,认为您只是失踪,钱发下来了魔法部也没法儿收回去,两边就一直僵着,所以我就拿过来了,与其建墓碑不如买房子,反正都你的。”

 

“波特不同意?”

 

格兰杰烦躁的揉揉头发,“是啊,他还是在找你,谁劝都不听,连罗恩都跟他一起疯,我是没办法了,每天都害怕他们发现,你真的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知道吗?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是唯一能让我们三个之间存在秘密的人,你真是太可怕了。”

 

“他还在找?”三个月,波特收到他那个华而不实的扫帚都没有保持那么久的兴趣。

 

“对,他现在每天除了睡觉和早上收报纸看失踪讯息以外在陋居都见不到他人,按他这样下去,估计很快就会把目光转到麻瓜这边了。”格兰杰迟疑的看了看斯内普,“他为什么坚持要找你呢,教授?”

 

憎恨不会持续燃烧这么久,它们很快就会变成自我厌恶和暴躁沮丧,那么,就是因某种波特自己相信自己看到的理由,他陷入了愧疚里?

 

太可笑了。

 

愧疚是无底的,它会把活人栓到死人身边,漫无边际的停留在那里。

 

他心里的某一部分并不想让波特在愧疚里生活下去,不管他曾经说过什么,那个男孩儿都不是他父亲,但斯内普不能让自己‘活’过来,曾经他以为进入霍格沃茨是更好的生活的开始,那之后,莉莉、波特、布莱克、卢平、虫尾巴……然后就是黑魔王,再然后是邓布利多……他不能让自己为了波特‘活’过来,他的‘死’已经付清了。

 

低头翻着房屋出售的信息,他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漠不关心,“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希望日后我能得到关于波特的信息只有他生命垂危之类的,尽量在他还可以救治的时候通知我,否则我对参加他的葬礼毫无兴趣。”

 

“现在看来,应该不会太久,还有那么多跑了的食死徒,哈利再找下去真的不知道是先找到你还是先找到他们。”

 

“他打败了黑魔王,格兰杰小姐,你觉得那些人会认为自己比黑魔王强大吗?”

 

格兰杰心烦意乱的翻着报纸,时不时在合适的房屋信息上画圈儿,“对了,魔法部还准备给您勋章,你要我替你拿来吗?”

 

“不,那不属于我。”斯内普发现一间待售的公寓,伦敦的市中心,价格很贵,但在他可以支付的范围内,他记下电话号码,“我想要的是我真正做了应得的事情,然后得到相等的荣誉,不是我弥补了自己过错,被人表扬‘干得不错’,那我跟你们这群犯了错连补救都懒得去尝试,觉得可怜兮兮的认错就能得到原谅的学生有什么不同?”

 

“他们,”格兰杰抬起眼睛认真的纠正,“我没犯过错。”

 

“当然,完美的格兰杰小姐,二年级。”

 

格兰杰的表情像是被噎住了。

 

“我不相信波特和韦斯莱先生会知道复方汤剂,那可是进不去火车站就只能想到开飞车的两个男孩儿。”

 

斯内普没理正准备开口解释什么的格兰杰,拿起电话按照信息上的号码拨过去,这会是一个新生活的开端,不再有任何能影响他生活的人存在,就算有,他决定无视,只要那个见鬼的男孩儿还活的好好的,那就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他坚信。

 

 

 

 

没有麻瓜会在公寓楼里养猫头鹰,所以斯内普不得不自己应付每个月来送药材取药水的老同学,他们是同年的特莱特林,不能信任,但没有诱惑或威胁的时候还是很安全的选择。同样的,他也要应付似乎觉得对自己的有什么格兰芬多责任感的格兰杰,虽然她不常来,但按照斯内普的标准,一年一次说不定勉强能算正常社交。

 

他发现格兰杰对他的拜访已经掌握了一种技巧,越来越像曾经的麦格,到底是她征求了老院长的意见还是所有格兰芬多在跟他打交道的时候都会约定俗成的变成这样?

 

格兰杰看起来心情不错,站在书房门口等他完成手上的工作,他扫了一眼前学生,对她要说什么完全不感兴趣,无非就是格兰杰小姐将要变成韦斯莱夫人之类的,他下意识的摇摇头,谁说聪明的女孩儿不会做蠢事?

 

但意外的,除了她自己的婚事,还有波特和韦斯莱小姐的,他放下茶杯,按照记忆里韦斯莱小姐的形象回想。

 

眯起眼睛,“你是说红头发、聪明、控制欲强、喜欢交朋友的那个韦斯莱?”

 

格兰杰似乎从他的描述里听出让人不安的暗示,她严厉的瞪着他,跟麦格一模一样,“你不会对此发表意见的,先生,像其他人一样随便祝福几句就够了,不要评论。”

 

斯内普端起茶杯,给她一个假笑,没有顺着刚刚的话说下去。

 

送走格兰杰之后,他意识到她把自己从纳吉尼嘴里救下来的那天已经是五年前了,而她也是这个公寓五年里唯二的访客,考虑了一会儿,眼光移到开着的电视上,那的确让他的隐居生活不至于绝望到养猫。

 

他出门散步到麻瓜的商业区,挑了一家电器店走进去,等下次他的合作伙伴上门时他会拜托那个人用猫头鹰送给格兰杰,也许需要很多猫头鹰,然后他想起来韦斯莱住的地方肯定不会有电线,犹豫了一会儿,他决定就算格兰杰不想太麻烦,亚瑟·韦斯莱也会确保它工作的,所以他只用十分钟就挑好了格兰杰的结婚礼物,而后来据格兰杰的抱怨说,老韦斯莱和他的小儿子花了一个多月才让他们的新家通上电,并且老韦斯莱对电视机的兴趣看起来至少还要再维持一个多月。

 

与告知他结婚的消息不同,格兰杰告诉他波特离婚的时候他几乎没从她脸上发觉气愤、悲伤、难过等等的负面情绪,如果说她脸上的表情代表什么的话,斯内普会称之为犹豫。

 

她犹豫什么?

 

“你似乎不惊讶。”斯内普很好奇她对她号称是‘最珍贵的朋友’的婚姻的态度。

 

格兰杰耸耸肩,“只能说我们都知道会有这天,但我们也都天真的幻想它也许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在我听来你对你最好的朋友的婚姻可算不上态度乐观,还是说格兰芬多最出名的英雄三人组的友谊已经名存实亡了?”

 

格兰杰瞪大眼睛,提高自己的声音,“当然不是!”随即,她的声音沉下去,有些沮丧,“但哈利一开始就明确的告诉我们他爱着别人,如果金妮可以接受,那他没问题,因为他爱的人已经死了。”

 

“波特?爱?真的?”他现在开始担心了。

 

格兰杰看起来有点诡异的不安,不时看看他,又不时低头思考怎么措辞,“无论起因是什么,但最终的感情都只能让人称之为爱,是的,他爱上了某人。”

 

斯内普因为她的回答皱起眉,可以说在习惯性的担忧之中又冒出了一点儿隔岸观火的趣味,“真不幸,死亡可不是能阻止波特的好理由,可能的话,希望你能在忙于关心家养小精灵权益的间隙关注一下你的朋友,如果他身体的血肉开始从骨头上脱落,说不定你的关注能帮助他争取一些留下遗言的时间。”

 

格兰杰比刚刚更不安了,甚至都没指责他的话,“为什么这么说呢?”

 

“假如你忘记了,容我提醒,能让人死而复生的,全部都是黑魔法,而且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可不是遵守规矩的学生不是吗?总有一天,得到的想法会压过法律、规则、警告和生命,他没有办法无视眼前的诱惑,波特可不是能安稳的走在栓在他眼前的胡萝卜后的那种人,一切都只取决于他什么时候决定冒险的收益大过他生命的价值。”

 

格兰杰在他面前用手指焦虑的点着桌子,脸上又浮现那种古怪的犹豫和……斯内普觉得自己看错了,那是一丝幸灾乐祸吗?

 

“你认为他会不遗余力的找回那个人是吗,先生?”

 

斯内普厌恶的挥了挥手,同时压下他的困惑,“波特对于爱上谁这点可是全无妥协的,相信我,这个波特比他爸爸只会更疯狂,甚至不会给那个可怜的、已经死去的人任何选择。”

 

他的话好像没有让格兰杰担忧,相反,她似乎努力的在克制自己开始上扬的嘴角,“当然,先生,您总是对的。”

 

现在回想起来,一方面,他终于知道了让他疑惑不解的格兰杰的奇怪反应的原因,另一方面,斯内普想给当时的自己和格兰杰的茶杯里都下毒。

 

他抬头痛苦的扫了一眼沉迷于电视机的莉莉·波特,以及刚刚送走今天第五只猫头鹰的她爸爸,后者脸上摆出的商讨的笑容让他警惕起来。

 

“让我确认一下,”波特小心翼翼的靠近他,像是生怕吓到熟睡中的三头犬一样,“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搬到我那里去的对吗?”

 

“英明的结论。”他舀起一点药水,对着阳光观察颜色,然后满意的放回去,盖上坩埚的盖子,“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乐于生活在全世界我第二讨厌的房子里,更别说它还是布莱克的?”

 

“碰碰运气,我猜,”波特毫不在意的凑过来,递给他药水瓶,“你或者克利切,我总要选看起来有点儿希望的先试试吧。”

 

“选错了,很遗憾,虽然我与家养小精灵相比地位微不足道,但某些事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外的。”

 

波特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如果我无视克利切任由他跑到无论我们在哪儿的餐桌上开始撞墙,你能应付赫敏吗?”

 

他想起电视里经常会看见的动物纪录片,母狮子撕开猎物的皮肉,锋利的牙齿把肉块连着筋骨扯下来,下意识的,他摸摸脖子,转身准备把药水倒进玻璃瓶里。

 

“那是你的朋友,也是你的家养小精灵,霍格沃茨从来没有教你们遇见麻烦哭哭啼啼跑到老师那里要求帮助,处理你自己的问题,并且不要打扰我,非常感谢。”

 

“我就说你的猫头鹰吵到他了。”莉莉把注意力从电视上施舍给她爸爸一点儿,“从第三个开始他就皱眉了。”

 

“我以为你在看电视。”波特惊讶的看着她。

 

“我也很好奇他在做什么药水,但你让我别打扰他,别问问题,所以我才没过去,你从来不在家做药水。”莉莉看着斯内普装药水的玻璃瓶,脸上是纯然的好奇。

 

斯内普神色复杂的看了波特一眼,发现他也在看自己,比起惊讶更多的是准备看他如何应付莉莉。

 

“有意思,很难想象你的孩子中会有对魔药感兴趣的想法,看来你的确是位开明的父亲,鼓励孩子自由发展是不是?”他转身收拾东西,小声的讥讽波特。

 

“很难说,毕竟她爸爸对魔药老师感兴趣,你不能不考虑它们之间的影响。”波特帮他收拾,也小声的回嘴。

 

斯内普用眼角看着他,近乎奇迹般的心平气和。

 

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跟他妈妈太过相似,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格,所以他很清楚什么对他们来说是毁灭性的。

 

他的妈妈比起他,更爱自己的骄傲,所以她绝对不会承认她的选择是错误的,所以她绝对不会离开她生命中最大的灾难——她的丈夫,所以她宁愿在一个麻瓜的拳头下过一辈子也不会回头,让自己的骄傲让位于生命。

 

他正是因为知道他们如何相似,所以从一开始就告诉自己,不要害怕认错,除非你想让你的人生跟她一样。

 

可是那时他不知道认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如此。

 

在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门口等待莉莉的那个晚上,在邓布利多办公室求他把波特一家藏起来那个晚上,在莉莉死去的那个晚上……

 

他现在分不清他和他母亲谁的方式更糟糕,但好在他已经知道怎么避免犯错,那就是不去做那个做出选择的人。

 

他看着波特,不打算考虑自己日后的生活,他只想等,等波特向他承认自己错了,因为错误的原因产生错误的感情造成错误的结果,然后他就会是那个决定原不原谅波特的人。

 

早晚有一天,他想,他会原谅波特的,然后用邓布利多那种让人抓狂的悲悯的眼神看着波特,那一天或许会与他真正死亡的那天的美好程度不相上下。

 

波特为了要在霍格莫德村经营一家崭新的药水商店而迎来第六只猫头鹰,他在书架上挑选了一本当初在霍格沃茨教授低年级学生的辅助魔药书递给莉莉,然后准备泡杯茶,休息一下。

 

“对了,”波特从信纸上抬头,有点迷惑,“赫敏说你欠她一瓶复方汤剂,为什么?”

 

他顿住脚步,费心安抚好的情绪瞬间土崩瓦解,“管好你那些见鬼的猫头鹰,并且回到你自己的家,波特。”

 

 

 

 

“你认为他能让已经死去的人回到他身边而不用黑魔法?真的,你不应该从霍格沃茨毕业的,格兰杰小姐。”

 

“当然,我们说的可是哈利,顺便,现在是韦斯莱夫人。”

 

“那就解释了这种愚不可及的观点从何而来。”

 

“不如我们打个赌,在他真的让那个人回来了的前提下,用黑魔法的话,算你赢,不用的话,算我赢,你觉得呢?”

 

“没有理由不赌一个必赢的赌约不是吗?更何况是输家提出的,那么,赌什么?”

 

“复方汤剂,如果我输了,我就承认二年级的时候自己并不是一个好学生,并且用同样的材料做出与当年相同的复方汤剂给你,如果你输了,那你就会承认我作为一个二年级的学生成功做出复方汤剂是多么优秀并原谅我们达成目的的方式,然后亲手做一份复方汤剂给我以示赞赏。”

 

“我真不敢相信当年万事通小姐会以这种方式向我认错。”

 

“谁知道呢,毕竟我们都了解哈利,跟他在一起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总是会发生奇迹,怎么样,赌不赌?”

 

“放弃一个光明正大指责格兰杰小姐并不是麦格教授的好学生的机会?我不会原谅我自己的,当然,我同意。”

 

“等不及看到那天了,说不定我会为它专门定一个纪念日。”

 

“格兰芬多式乐观?”

 

“格兰芬多式头脑,先生。”

 

呵呵。

 

 

 

 

END



评论(15)
热度(321)

© 姜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