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全员性转】【AU】御风 END

怎么感觉标题越来越长了?





明珆熬了两天写完论文,挂着硕大的黑眼圈去敲明橙的门,让她帮着改改。

 

明橙拿着厚厚一沓打印出来的论文,狐疑的打量她,“你?认真写论文?说吧,闯什么祸让我收拾烂摊子。”

 

明珆一撇嘴,“我就不能单纯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么?”

 

“不能。”

 

“你就给我改改吧,算我求你行不行?这关系到我未来的命运。”明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严肃。

 

明橙扫了一眼题目,似笑非笑的伸手扯明珆耳朵,“小兔崽子,你这个论文方向是冲着你研究生导师去的是不是?你打定了主意让大姐打死你是吧。”

 

经济系的系主任明謱跟政治系的系主任王天砜是死对头这件事X大上到校长下到大一新生都知道,而明珆转校过来本来是打算去自家大姐的经济系但半途被王天砜拐到政治系这件事又成为了他们的关系坏到历史新低的里程碑。

 

明謱曾不止一次的咬牙切齿的警告明珆,要是研究生还不回经济系就把她扫地出门,但明珆从来都没有在怕,毕竟大哥每次都在明謱警告她之后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明謱满屋子打。

 

被明橙这么一说,明珆心虚似的缩了缩脖子,然后谄媚的冲着她二姐甜笑,“我跟经济本没有缘分,全靠大姐在死撑,你不能强人所难对吧。”

 

明橙叹了口气,把论文留下了,“你就伤你大姐的心吧,你再气她,她白头发都要冒出来了。”

 

“这也不能怪我呀,她跟老师平时一个比一个精,一碰上就都成了大蛐蛐,我选别的系大姐肯定不会生气,不就是气我选政治伤了她的面子嘛,她这么幼稚你不去说她反过来教育我,真偏心。”

 

明橙揶揄的看着她,“你想选别的系么?”

 

明珆更心虚了,一边干笑一边往门外退,带上门头也不回的跑了。明橙无奈的叹着气改她的论文,心想,可千万不能在结果出来之前让大姐发现这论文,不然又没有消停日子可以过了,简直是修罗场。

 

 

 

 

明珆心安理得的把论文甩给明橙自己跑到王天砜这儿邀功,她提前完成论文是打算求表扬求奖励的,一开门就发现王天砜床上放着个旅行包正收拾行李,顿时晴转多云。

 

“老师,您要去哪儿啊?”她把自己摔在包旁边滚来滚去。

 

王天砜眼皮都没抬,“北京。”

 

“干嘛去?”明珆滚的更厉害了。

 

“搬家。”

 

明珆不滚了,‘腾’的坐起来,拽着王天砜的衣角,试图让自己得眼泪在三秒之内出现在眼圈儿里,“老师!”

 

王天砜这才抬头看自己的学生,表情悲愤,形容狼狈——熬了两夜谁都狼狈——挂着熊猫眼胡乱扎着毛刺刺的马尾,就差把‘呕心沥血’写脑门上了,换了哪个老师都舍不得平日里最乖巧伶俐的学生成这副样子——她自动忽略了明珆也不是在谁面前都这么乖巧的。

 

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语气软下来,“说了你就信。”你见过谁搬家只拎个旅行包的?

 

“老师说什么我都信。”明珆成功的憋出‘热泪盈眶’的特效,把头埋在王天砜的腰上,搂住,装委屈装出了新境界。

 

王天砜虽然吃软不吃硬,但对明珆的撒娇基本已经免疫,左右端详倒是犯了强迫症,怎么看她这乱糟糟的脑袋怎么闹心,索性就着这个姿势给她拆了头发重梳。

 

“老师到底要去哪儿啊。”明珆闷声闷气的追问。

 

“开会。”

 

“以后不准吓我了,我刚熬夜弄完论文,被您这么一吓满身都是虚汗,您也忍心!”明珆一边指控一边拉着她的手放自己脖子上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王天砜挣开手打她一下,“别捣乱,给你梳头呢。”

 

明珆从她腰间抬头,看她皱着眉认真给自己捋头发,那么糟心的表情,手上却又轻又柔,生怕不小心扯一地头发还要收拾,但明珆自顾自的认为她是不想弄疼自己。

 

我的老师怎么这么好呢。她想。

 

初见时觉得王天砜要么是冷冰冰的板着脸要么是高深莫测的阴笑,心里还发毛,觉得自己误入歧途,等真的相处下来,越看她越顺心,哪儿哪儿都好,不管是时常泛红的眼角还是略带婴儿肥的脸型,平时总抿着的薄唇还是漫不经心用手指点手背的动作,都好。

 

直到明珆觉得王天砜瞪她都会让自己心尖儿轻颤一下的时候,就知道完蛋了,这回明謱非扒了她的皮不可。她被自己老师,明謱的死对头,掰弯了,还是在不知道对方取向的情况下弯成了一盘蚊香。

 

她意识到这点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闷了两天,蒙着被子跟自己置气。她不是困扰自己喜欢上女人,也不是那个女人是自己老师,她是纠结为什么就没让老师也有同样的困扰!从小被哥哥姐姐放在掌心里宠大的人永远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魅力没有让喜欢的人先表白,而是让自己来困扰这种事,她不擅长啊!从来都是别人来跟她表白,她不擅长主动攻击啊!更别说还不知道人家喜欢男的女的就自己把自己掰弯了,简直不能更心塞。

 

但困扰是一时的,认清事实就要先发制人,明珆的课本里没有‘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她不信有不喜欢自己的人。从当时奋起直追到今天可以跑去人家家里的暧昧状态,已经过了半年,本来是觉得时间有的是,只要老师没结婚没谈恋爱就可以一直保持长期路线,低温慢煮,熬也能熬出头,谁知今天被随口一吓,半真半假的出了一身冷汗,跟低血糖犯了似得,开始迷迷糊糊的耍赖,抱着人家腰不松手。

 

王天砜看她发呆也不着急,把她头发重新扎好,拍了拍她脑袋,就要脱身继续收拾行李,但明珆不撒手,抬着一张清秀灵动的瓜子脸冲她撅嘴撒娇,眼睛还亮晶晶的盯着她,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你是不是好久没挨揍了?”王天砜语气轻柔的问她。

 

明珆更委屈了,“您吓唬我还要打我,老师,您怎么这么狠心呀。”

 

王天砜看她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莫名其妙的慌了一下,又很快稳住,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扯开,“跟你大姐撒娇去,我不吃这套。”

 

转头继续收拾东西,半天没听见明珆回嘴,王天砜奇怪的看她,发现她竟然一声不吭的哭了出来。往常再撒娇再耍赖都顶多是憋着口气让自己看起来眼泪汪汪的我见犹怜,真的哭出来,还是第一次,王天砜顿时慌了手脚。

 

“你到底抽得哪门子疯啊,莫名其妙的哭什么?”王天砜把旅行包拎下去,抽了张纸巾坐她旁边,手都不知道放哪儿。

 

明珆拿纸巾胡乱擦了擦,低头不支声。

 

“说话。”学生低头生闷气的样子让王天砜本能的拿出老师的语气。

 

明珆被她吼得下意识抖了一下,又掉了两颗猫豆,王天砜实在看不下去了,只能把人揽过来用手顺着她的后背安抚不知道搭错了哪根弦儿的大小姐。

 

“你到底怎么了?你大姐因为研究生方向的事儿把你打出来了?”她猜。

 

“不是。”明珆把手环在她的背后,收紧,“我就是不知道这么久了,老师到底吃哪套。”

 

王天砜隐约觉得她语气不对,意思也不太对,“什么?”

 

“我不想等了,我现在就想知道,老师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举动能打动您,为什么到现在都没见过老师您恋爱。”明珆从她怀里抬起头,认真的问。

 

“胡说八道,”王天砜哭笑不得的打了下她的脑袋,“你没事关心这个干什么?跟谁谈恋爱?你还管的挺宽!”

 

“我有事,我就想让您跟我谈恋爱。”明珆刚哭过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里面都是王天砜的倒影。

 

王天砜身体一僵,又打了她一下,“胡闹,没有点学生的样子。”

 

明珆听她这么说,松开手,默默的站起来,“老师,不管您信不信,我是认真的,认真很久了,也会一直认真下去,除非有一天您在婚礼上说‘我真的不喜欢你’,不然我是不会放弃。”

 

她转身要走,却想起什么似的又转回来,期期艾艾的小声求她,“我希望永远都不要有那天,老师,求您了,那个场景哪怕是做梦我都要哭醒的。”

 

看到她要走,还没来及想发生了什么,王天砜下意识拉住她的手腕,清了清嗓子,又不知道说什么,就一直拉着。

 

明珆轻快的扬了一下嘴角,转头仍还是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歪头看着被她拉住的手腕,也不说话。

 

僵持了半天,王天砜突然就气愤了,甩开她的手起身准备继续收拾行李,明珆顿时不装可怜了,从背后抱住她,嘴唇擦着她的后颈把自己的下巴搁在她肩膀上。

 

“老师,”明珆在她耳边小心翼翼的开口,“您同意了?”

 

王天砜冷哼一声,心想‘我他妈要是不同意你现在已经被我打断腿了’。

 

明珆自动当成她默认了,就势用力把自己跟她一起摔到床上。

 

既然老师同意了,旁边又是床,明珆觉得自己的不是这个反应都不正常,但王天砜快要骂人了,脸一沉,刚想说话明珆就在背后用舌头舔了下她的耳廓。

 

“老师您是什么时候同意的呢?是您同意我来您家的时候,是您总是在食堂跟我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是您一开始把我拐到政治系的时候?”明珆嘴唇贴着她的耳边轻声问。

 

“你问这个干什么。”王天砜僵硬的回她。

 

“我想知道我浪费了多少时间。”明珆说完就用尖锐的小虎牙啃了一下她的耳垂,动手把她翻过来对着自己。

 

王天砜看着没大没小骑在她身上盯着自己的得意门生,有些晃神。大概是认识了这个大小姐,眼里再也看不见别人的时候吧。这个大小姐磨人又爱撒娇,不许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任何人身上,像养了只猫,不给足关注就要拿沙发磨爪子。

 

之前学经济,跟着她转系之后就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努力跟上,要缠着她讲这讲那,要入侵她的私人空间,还要在自己心里跟别的学生不一样,她的得意门生要的太多,自己一直无意识的满足她,直到那个胆大包天的小兔崽子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

 

王天砜一直不觉得自己是可以有家庭的人,她喜欢自由和独处,家里但凡有一点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都会不安的反复擦洗直到抹去,她的家一向是连客人都不会有的,她忍受不了,谁都知道,唯独明珆看似强势其实谨慎试探的踏了进来。

 

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养虎为患呢?王天砜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完全没有主意到明珆已经动手把她的衬衫扣子解开了。

 



一车面包人……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73703 

 

  

明謱心情恶劣的坐在回上海的飞机上,脸黑的让在北京开会时的各校精英以为她碰见了弑父仇人。

 

下飞机的时候明橙也没来接她,说是手头有事走不开,倒是大哥意外的给她打了电话。她顺了顺气,点了未接电话回过去。

 

“明珆跟你在一起么?”明竞开头就这句话。

 

“没有,她没回家?”明謱右眼跳了跳。

 

“没有啊,昨天急急忙忙走了,一晚上没回来,我还以为她跟你出去了。”明竞急的不行,马上就要报警。

 

“别着急,我知道她在哪儿了。”明謱联系了一下昨天那个疯子给她发的短信,咬牙切齿的说。

 

 

 

 

明珆是被踹醒的,茫然抬头看王天砜还紧闭着眼皱眉指客厅,然后才听见那边气势汹汹的敲门声。

 

谁会来找老师啊?明珆一惊,她以为她是独一无二的呢。

 

她就是没想到是来找她的。

 

她跌跌撞撞的下床,随便裹上老师行李包里的睡袍去开门,毫无防备的,她大姐冲进来看也不看她就直奔卧室,眼看明謱就要上手把王天砜揪起来了,被明珆紧赶慢赶的拦住了。

 

“大姐,你有什么事好好说,别动手呀。”明珆就算知道她老师醒了,看见王天砜闭着眼睛,还是用虚声说话。

 

“我跟你没什么说的,你让开,我不打死这个疯子!”明謱一扔包就要上手。

 

王天砜闭着眼睛冷冷的哼了一声,“明大小姐脾气不小啊,都发到我家来了,你进门换鞋了么?”

 

这一问提醒了明謱,她脱了自己的高跟鞋就要当武器打上去,被明珆抱腰拦住,苦着一张脸求饶,“大姐,您能不能不要闹了,老师……”她本来想说什么,但转念一想,好像不太能说出来,涨红了脸,“老师不舒服,别闹她了。”

 

明謱不冲了,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心想,我又不瞎。

 

看看王天砜露出的那节脖子上左一块右一块的淤青,她冷哼一声,还算明珆有点出息,气消了不少。

 

“跟我回家,大哥都要急疯了,你长没长心?不回家不知道先跟大哥说一声?他都要报警了。”

 

明珆这才想起来她昨天来这儿的时候貌似没打算发展到这步,不禁有点内疚,更多的是藏都藏不住的欣喜。

 

明謱看她一张脸要忍笑要装乖还要表达自己的惭愧之情就替她累,“其他的事以后再说,赶紧穿上衣服给我滚回去。”

 

“那老师呢?”明珆惴惴不安问明謱。

 

“你老师多大了?还要人陪?你就差这一时半刻了么?!”明謱恨不得拿高跟鞋敲她脑袋。

 

明珆小心的坐回床边碰了碰王天砜,王天砜懒洋洋的睁开眼睛,“怎么?你还想让我给你做饭?”

 

明珆挂上一脸‘你可不能穿上裤子不认人’的哀怨表情,“那我晚上来找您?”

 

“你还没完了是不是!”明謱作势要拿高跟鞋打她。

 

明珆快速躲到王天砜怀里,一副受惊的表情栩栩如生。

 

王天砜一边揽着她一边想,这死孩子怎么演得跟真的似得?她大姐要是敢真的把高跟鞋打上去,估计回家就要被她大哥扒了皮挂大门口,她还跟这儿装鹌鹑占什么便宜?

 

闹到最后,还是明珆一步三回头的走了,留明謱跟王天砜大眼瞪小眼。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事滚出去之前给我把地擦了。”王天砜先不耐烦,揉着额角缩回被子里。

 

“那可是我们家掌上明珠一般的幺妹,你可真是打蛇打七寸。”明謱不想往床上坐,就倚在衣柜站着。

 

“你能别自恋么?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不是你那个妹妹鬼灵精一样,你当我乐意?王天砜没好意思说完。

 

“你敢说你当初把她拐走没有跟我较劲的想法儿?”

 

“她要真想学经济会跟我走?”

 

吵了几百次都没分个胜负,王天砜也真是懒得在今天跟她争,就差把赶客贴在明謱脑门上了。

 

明謱想了想,也没什么好说的,拎起包幽幽的说了一句,“不过也好,我们家小小姐有的是办法让你头疼,也算恶有恶报。”就走了。

 

王天砜狠狠的把手边的东西扔出去,“滚回来,你擦地了么!”

 

走到卧室门边的明謱停下来神色复杂的看着王天砜扔过来的东西,都快笑出来了,要不是怕疯子真疯起来追过来打她的话。

 

王天砜顺着她的视线看地上自己扔过去的内衣,生无可恋,“不用你擦了,滚!”

 

明謱施施然飘走了,出门还碰上隔壁买菜回来的梁教授,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她从王天砜门里走出来。

 

“明……明主任……你怎么……”

 

“串门。”明謱言简意赅。

 

 

 

 

于曼历好好的一个大小伙子没什么抽烟喝酒的恶习,唯独热爱一点儿八卦。他是王天砜带的上届研究生,严格来说算明珆的师兄,于是本着热闹一起看的心态,他发给明珆一个链接。

 

正独自跪着小祠堂反省夜不归宿的明珆点进去,差点没把手机扔了。

 

【相爱相杀多年终成眷属,那就来还愿吧,顺便开个盘。】

 

X大的论坛上这个帖子刚发不到半天,平时冷清清的论坛都沸腾了,尾巴上已经挂了个‘热’标。

 

楼主说看见萌了多年的相杀CP终于和解,其中一位除了另一位家里的小千金从来没请人进过家门,谁知道今天另一位正主儿就一脸春风得意从她家出来了,果然有个孩子就是便于沟通,某小千金功不可没云云。

 

还作死的开了盘赌局,赌是谁先退让一步,能好多久。

 

明珆青着脸给管理员郭琪云打电话,“那帖子你还敢留?你不想毕业了是吧?”

 

郭琪云是跟于曼历一届的,都在王天砜手底下讨生活,也很无奈,“我删不了了,咱们系的教授发的。”

 

能有那个地利,还有这份无聊的,除了梁柊春不做他想,明珆心里默默的记上她一笔。她千辛万苦追来的人,第二天被编排成大姐的了,自己还成了下一辈,明珆会让梁教授颐养晚年就随她姓!

 

“老师真跟明主任……”郭琪云也是很好奇的。

 

“滚!老师是我的,我的!”她吼完就挂了电话,完全不理解那边被雷劈了一般的郭琪云。

 

明珆站起来缓解一下跪麻了的腿,摆出一张哀伤的脸跑出去,扑到明竞怀里,“大哥,大姐欺负人。”

 

明竞一看她这样,连她不反省了也舍不得追究,顺着她的头发关心,“她回家都没去小祠堂笑你,怎么就又欺负你了?”

 

“她抢我老婆。”

 

这句话的信息量……

 

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的明竞,反应也是被雷劈了。但事分轻重,他首先理出的头绪是,‘明珆喜欢女人’这件事,这意味着他再也不用担心谁家野小子欺负他一手养大的白菜了,他家白菜,喜欢拱白菜。

 

这导致他的反应,其实略微不妥的偏于高兴,他板着脸把明珆拉起来。

 

“谁是你老婆呢?”

 

“……老师……”明珆偷眼瞅他,发现他没去拿鸡毛掸子,松了口气。

 

明竞心里有数了,就是半年来一直被小妹挂在嘴上的那个王老师?按明珆说的,又严格又对她好,但按明謱说的……

 

“别胡说,你大姐怎么会跟你抢你老师,她俩打得跟热窑似的,没你这么吃醋的。”他劝的方向完全偏离了重点。

 

明橙拿着论文出现在明竞背后,听他们说话,冷哼了一声,撇下论文走了。

 

明珆成功摆了明謱一道,心里平衡了,缠着她大哥要出去找老师,明竞想了一会儿,严肃的问,“昨天你是在她家里?”

 

明珆瞧着他的脸色,低头“嗯”了一声。

 

罢了罢了,就算他们家白菜是爱拱白菜的,但也是泼出去的水,不像家里那两个大的,不管谁泼谁都在明家,他们家的掌上明珠,是留不住喽。

 

明竞又感伤又头痛,摆摆手随她去了,明珆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大哥最好了!”

 

“带她回来吃顿饭吧。”明竞在她身后无力的嘱咐。

 

明珆兴高采烈的答应下来,一溜烟,没影了。

 

 

 

 

“老师!老师!”明珆在楼道里敲门敲的震天响,还扯着嗓子喊,最后是被王天砜揪着耳朵拽进去的。

 

“你闹猫呢?”王天砜被她吵得头痛欲裂。

 

明珆老实下来,凑过去揉着她的太阳穴,小声嘀咕,“谁让隔壁住了个站错CP的。”

 

“你说什么?”

 

“我说老师今天跟我回去吃饭吧,我大哥说想见见您。”

 

王天砜当然知道明珆会跟家里说,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头一天才……今天就要见家长了?

 

“你大哥没打死你么?”

 

“他才舍不得,老师,去嘛~”明珆拖着尾音撒娇。

 

“哦。”早晚的事,她想。

 

收拾好了出门,王天砜刚锁上门,一回头就撞进明珆的怀里,整个人被压在门上,没来得及做何反应,明珆已经吻了下来,又快又得意,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

 

当然,她被一路打进了电梯。

 

 

 

 

晚上明家家宴时,学校论坛的热帖悄然无息的换成另一个——

 

【够新颖、够别致,还是年轻人会玩儿!】






END



评论(4)
热度(33)

© 姜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