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AU】拐卖人口是违法的! 番外




 

 

明台是被他大姐捧在手心上宠大的,从来没有人,从来没有人,从来没有人像王天风那样打过他。拳拳到肉、脚脚致命、还没有外伤。他小时候淘出大天来顶多是他大哥让他阿诚哥意思意思教训两下,那都把他委屈够呛,事后要找大姐诉苦,各种撒娇。

 

虽然明家家教森严,但明台从小到大被人实打实的打疼打怕,王天风真的是第一个。

 

那个时候,明台觉得这个仇他能记一辈子,不报复回来就让他再也找不到女朋友。

 

这个flag,简直标准。

 

王天风也不是故意要跟他为难,他跟明楼打赌是一回事,而参加学术研讨会回国的航班上遇见明台又是另一回事。别看他平素常摆着一副沉闷严谨的面孔,如果问任何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那副皮囊里裹着的是风,还不是一般的风,狂风、暴风、飓风,是能裹挟着世间万物凌云九霄的去势。

 

而他真的把那个赌当真的时候,是看见明台对着一个小姑娘笑出来的瞬间。他讨厌阳光,所有风都讨厌阳光,又刺眼又张扬,让风无所遁形,还不得不靠近。这个小少爷跟他两个哥哥都不一样,明楼是山,压顶之势、巍峨之严、坚定永恒;明诚是水,滴水穿石,温和绵长,势不可当。但是明台,明台啊,是怎么在那样两个哥哥的影响下自成一格的?他身上没有任何一个哥哥的特点,仿佛是在太阳底下晒大的,不用靠近就能闻到阳光晒过的棉花那种毛绒绒的干净的味道,在光线下连空气中的灰尘都跳脱着,可爱了起来。王天风觉得,赢明楼一本绝版书的吸引力,大了许多。

 

彼时的明台,完全没有察觉到王天风跃跃欲试的好胜心,还满心好奇的质疑他的衣服。

 

王天风知道现在穿中山装出门是有点怪,但他真的很喜欢,光看着就让人退避三舍的古板,他觉得作为一个老师真的很需要这种视觉效果。

 

他回应着明台完全不会让人讨厌的搭讪,时不时会走神到他的后脖梗,若有所思。

 

 

 

 

当然,你绑了一个人回来,还要求人家听话,是有些强人所难。所以王天风是秉着‘不是私人恩怨’的态度去管教明台的。当年也是打赌,也是跟明楼,文赌腻了就来武的,两个人一起学的搏击,还是同一个老师,最后打起来的时候除了在地上滚了三圈胜负不分之外没有一点斩获,现在全拿来对付明台了。

 

明台被打怕了,也还是不服,梗着脖子跟他嚷,“哪有你这么当老师的!”

 

王天风伸手,明台下意识一缩脖子,又觉得太怂,硬生生的僵在半路,手落到他的头上——他对明台头发的手感很满意,“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当老师?”

 

“最起码不能打人啊!”

 

“我不打,你听话么?”

 

“我又不是小狗!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我是你的老师。”

 

“你绑我来的!”

 

“那你走啊。”

 

明台噎住,既不想认输,也不想走。他只是觉得如果现在走了跟认输也没什么两样,至于到底在坚持什么,他也不知道,就只能咬着嘴气鼓鼓的瞪他,看得王天风忍不住想笑。

 

他把手从明台头上拿下去,一推明台的肩,后者就势靠在墙上,愣愣的看着罩在自己身前的王天风,他的视线正好落在王天风半合的眼睛,睫毛微颤,节奏好像在扫自己的心尖儿,然后那双眼睛向上看他,节奏再也扫不稳。

 

“你记着,我怎么当老师,不用你教。”王天风一手撑着墙,一手点在明台的胸口。

 

明台怕了,不是被威慑住,而是怕他察觉自己的胸口快要跳出来的声音,连他自己的耳鼓膜都被震得发疼,他下意识吞了口口水,想要把视线从王天风的眼睛上移开,又怕更惹他生气。

 

“而且你哥我都照打不误,何况你呢。”王天风笑笑,又揉揉他的脑袋,转身走了。

 

明台呆在原地。

 

 

 

 

于曼丽实在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问明台,是什么开始转变的,突然得让她惊惶不已,觉得他像被鬼附身一样。

 

明台那几天又要准备考教师资格证又要写毕业论文,还要忙里偷闲的抽出一切时间跑去王天风那儿蹭饭吃,简直是日理万机,脚跟打后脑勺。他叼着面包思索于曼丽的问题,然后三下五除二的把面包都塞嘴里,含混不清的回答她,“不知道。”

 

晚上在王天风家里吃完饭,他边刷碗边想于曼丽问他的问题,王天风看他在厨房磨蹭那么久,好奇的过去,倚在门框上看他走神,“明台同学,你来答这个问题。”

 

明台被他一吓,差点没把碗打了,继而意识到自己被当成高中生开小差调侃了,瞪了他一眼,“什么问题?”

 

“你敢这么回答,是要罚站的,明台同学。”

 

明台把碗擦干净放好,随手把水抹在自己衣服上,伸手拉王天风进来,推在厨房的墙上,抵在他耳边,“那该怎么回答啊,王老师。”

 

王天风不自然的推推他,没推动,瞪他,“你想什么呢?”

 

“我想啊……”明台笑了起来,“我想老师您也不是什么都会的。”

 

“什么意思?”

 

“就是,一般把人推在墙上的正确结尾,都是这样的。”说着,吻了上去。

 

王天风先是被他说的一愣,没想起来是什么意思,又被吻得迷迷糊糊的,直到明台开始动手掀他的衣服才反应过来,掐着明台的手腕往外掰,冷笑,“你倒是懂得不少。”

 

明台疼得跟着他的手往下蹲,还不忘跟他贫,“教学相长嘛,老师。”

 

王天风放开他,觉得自己真是闲的才会管他洗碗时间长不长,这个明家小少爷,什么都跟两个哥哥不像,唯独三寸不烂之舌一脉相承,好的不学。

 

明台看他转身就走,悄无声息的从后面一扑,把他老师拦腰抱住,鼻尖蹭他鬓角上软软的发丝,“您不知道,我教您嘛。”

 

王天风一个手肘送过来,到底没舍得用劲儿,他对自己翻了翻白眼,“敬谢不敏。”






END




评论(1)
热度(47)

© 姜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