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AU】假如伪装者是一款大型网游 番外





每个游戏逢年过节都是有活动任务的,应景的来跟春节晚会抢人头仿佛是他们的业务指标。

             

没有牌局的网游少年,一向会上钩。

 

《伪装》的春节活动是打材料做烟火,多多益善。

 

所有人都以为是在大年夜人手一个放烟花这种俗套的展开。

 

毕竟没有人能想到开发商会在春节虐狗。

 

对,他们要把做好的烟火交给明诚,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明家大少爷背个手等明诚点上。

 

最缺德的还是明家大宅里有棵参天大树。

 

[我书读的少,火树银花是用来虐狗的么?]

 

论坛上义愤填膺。

 

不过想想明家二少爷给的酬劳,忍了,不就一个任务么,春节这么大个节日,会只有一个任务么?我惹不起还躲不起?换一个就完了。

 

嗯,完了。

 

明台笑眯眯的等着检验你的生活技能。

 

做饭的、刺绣的、打铁的、制皮的,来者不拒。

 

小少爷往城北一站,后有水前有锅,左有无良奸商右有城外野怪,占尽地利人和。

 

旁边围着一圈儿人,七尺大汉穿针引线、小家碧玉剥皮饮血,一个个苍白的小脸被烟熏的眼睛都睁不开,还有一堆点错技能树的顶着这么热闹的压力蹲后面钓鱼,简直不能更后现代。

 

这也就算了,可你能别让你师父遛弯儿似的时不时溜达过来么?

 

来了还有地图对话。

 

王天风:你们这儿是闹什么呢?

 

明台:这不过年了么,办点年货。

 

王天风:你家缺鱼?

 

明台:我家不缺,咱家缺,我最近不是在练糖醋鱼么?家里的活鱼用光了。

 

王天风:……你练糖醋鱼,他们在这儿炒什么呢?

 

明台:糖炒栗子。

 

王天风:有炒好的么?

 

明台:这不给你剥着呢么。

 

然后俩人就站那儿一个吃栗子一个剥栗子,恨得人牙痒痒。

 

但凡知道小少爷这狗腿的德性,根本不用问,衣服是合谁的身,剥皮做谁的鞋,打的暗器顺谁的手,还用问?

 

这跟那边站院子里肩并肩看了一天烟花的有什么区别?

 

众人腰酸背痛哭着跑去找大姐告状,被大姐热情的接待了,留下吃饭,年夜饭。

 

放烟花的回来了,吃栗子的回来了,齐聚一堂其乐融融。

 

单身狗看看气氛,放下了手里的柴火,默默的端起碗给自己盛了一碗狗粮。

 

“为什么一定要在大过年的虐狗!”

 

有人去质疑官博。

 

“咱们是古代背景,没有情人节的活动,只能在这儿虐呀。”

 

官博依旧这么讲理,让人无言以对。

 

年夜饭吃完了在院子里放鞭炮,也难为这院子放了一天烟花大晚上还要继续炸。

 

瑞雪纷纷,守岁除夕。

 

你看着漫天飞雪里小少爷冲明楼撒娇要听戏,他师父还在一旁冷嘲热讽的起哄架秧子,明诚没言语,转身回去,再出来的时候一手板凳一手二胡,大姐笑而不语,一脸鼓励。

 

明楼无奈,摆起身段开腔。

 

竟然在这乱世中愣是演出了一段雍容盛世、锦绣华章。

 

你背后是春晚的背景音,耳边是客厅里家人的打牌闲聊。

 

平安喜乐,合家安康。

 

人生如此,当浮一大白









评论(2)
热度(52)

© 姜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