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自古转校生皆…… 番外 十四年后

 @白兔喜欢小胡子  你点的婚后带娃梗 呃 应该是崩了…… 

 





 

“三次!我去了他们家三次!他竟然三次都能把被诅咒的东西弄出家门!那他为什么还要请我去解决问题?!”



抱怨的声音从他一进帐篷就哗啦啦的冲过来,斯内普站在坩埚前烦躁的转头瞪着刚刚回来的人,很显然,那个人并没有自觉。



“说什么为了不让妻子担心都是趁她出门的时候让我检查房子的,结果呢?诅咒就被他老婆戴在手指头上!天天戴着!他还是担心担心会把诅咒放在家传戒指上的祖母好吗!”



哈利在她旁边停下,沮丧的凑到她旁边吻了吻她的耳朵,嘀咕着抱怨,“我白白跑了三次,要不是这次临走的时候他老婆提前回来了,我说不定还要跑第四次。”



“不会,”斯内普赶苍蝇似的挥挥手,让他离自己远点儿,“你会因为三次都没能完成工作而砸了招牌。”



霍格沃茨毕业之后她决定游学,在世界各地学习与自己所知的完全不同文化下的不同魔法,埃及、罗马尼亚、印度、保加利亚等等,有那么多古老的国度那么多不为人知的魔法,她要知道,也要超越它们。



她计划专注于魔药和黑魔法方面的交流,期间以贩卖自己的魔药为生,等到游学结束再考虑别的,而这个‘别的’则没有打算被考虑,她一直认为波特会像他之前那样当一个傲罗,可……



“你如果能有第二次人生还会选择同样的职业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把邓布利多给他的推荐信放到她的行李里,那封信证明他有资格帮人解决诅咒之类的黑魔法相关的事件,无疑世界各地都不缺被诅咒的倒霉鬼和需要净化的古墓。



他们出发之前甚至还把婚结了,想起当时的证婚人——也就是邓布利多——看她的眼神,她能明显的分辨出其中“啊,果然是这样!”和“唉,你还是拗不过哈利。”的兴致盎然的同情,要不是那天魔法部的人太多,她不想被人看热闹,斯内普当时肯定会头也不回的离开那里,但她无法忍受一堆路人冲他们那里窃窃私语说什么“看,那小姑娘逃婚了!”之类的话。



然后,他们游走在世界各地,一个制作魔药贩卖,一个帮人解除诅咒,十四年中回英国的次数屈指可数,其中一次还是为了詹姆斯的婚礼,斯内普坚持拒绝参加,哈利说他是无所谓,但如果他一个人回去的话,詹姆斯说不定会亲自到尼泊尔把她拽回去。



那场婚礼简直是灾难,弗农·伊万斯也去了,活像他哥哥的朋友都有致命传染病一样全程离他们远远的,刚刚当上傲罗不久的布莱克把伴娘礼服穿得惨不忍睹,不停在跟卢平抱怨麻瓜的设计师是不是脑子有病,为什么礼服要把肩膀露出来,而詹姆斯的父母看着她手臂上的刺青大概也想问相同的问题。



昔日的格兰芬多四人组因为虫尾巴在最后时刻倒戈向黑魔王出卖了哈利·波特而仅剩三个人,当然,按照波特自己的说法是,“不奇怪,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不知道波特是怎么做到的,对抗那位女士,明明对方已经声望如日中天,聚集了大部分纯血贵族,控制魔法部高层的决策,强大到可以比肩邓布利多,反观波特,一个在当时还没有毕业的学生,唯一被人熟知并惊讶的身份是霍格沃茨的转校生,刚刚出现时还只有半条命,而这半条命还不被本人在乎。



“很棘手啊,上次我打败伏地魔有长老魔杖、有隐形衣、有还魂石和我妈妈的爱,”波特在只有他们两人时愁眉苦脸的把玩自己的魔杖,“这次我什么都没有,手里还拿着一根她的兄弟魔杖,怎么办?”



怎么办?她怎么知道怎么办,她本来打算加入对方的好吗!



最后她没给出答案,但波特仍然赢了,她一点儿也不意外,伏地魔怕死怕到要把自己灵魂分裂数片,这个波特除了他自己谁都在乎,为了他在乎的人不会陷入同一个结局,他会倾尽所有,这是决定他们之间胜负的最重要的东西。



她从没有一刻怀疑过他会不会做到。



她以为会当傲罗的波特跟着她满世界乱跑,渐渐不再以打败黑魔王为人所知,他成为了知名的解咒师,有人说他会成为继邓布利多之后最伟大的巫师,波特对于这个说法露出了个十分古怪的表情,后来在詹姆斯的婚礼上看见邓布利多,他对那个老女人说了什么她理解不了的东西。



“我可不想当你,太无聊了。”波特扯了扯伴郎礼服的领结,“你知道吗?上一次他至死也没说出长老魔杖的秘密。”



邓布利多的表情在她记忆里第一次如此晦暗,眼帘垂下,看不到任何情绪,一瞬间她几乎觉得那个无所不知的老女人会举起魔杖让波特消失,可很快,那个表情不见了,邓布利多抬头看他的样子又是一成不变的笑眯眯的和蔼老人。



“我也不希望你变成我,你戴我这种帽子肯定会难看。”



“这倒是真的。”波特匆匆说了一句就飞快赶去詹姆斯那儿,听说詹姆斯紧张的快把插在口袋里的装饰花吃掉了。



她不想单独面对邓布利多,所以准备找个借口离开,但邓布利多先开口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总觉得跟他在一起是你的幸运。”



她当然知道会有人这么说,波特从出现到打败盛极一时的黑魔王,几乎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强大的、完美的,再加上他未知的身份,更为无数少女的幻想中增添了神秘的诱惑,但他却固执的跟在她身边周游世界,没有留在英国接受她们的仰慕,她当然知道自己在那些人眼中拥有多么见鬼的她不配拥有的幸运,她不需要邓布利多再来提醒她。



“其实,幸运的是哈利。”



邓布利多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你愿意为了他改变自己的立场,真的……很有勇气。”



她想说不是的,她不是为了波特,而是觉得黑魔王不会赢,但转念想想,为什么她会觉得黑魔王不会赢呢?她……那么信任波特吗?



“我一直觉得岁月赠予我的足以让我不羡慕任何年轻人,可我现在真的很羡慕哈利。”



邓布利多给自己拿了一杯香槟离开了,她看着老人的背影,突然明白了波特为什么一直对她既尊敬又怀有微妙的同情,她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巫师,也是一个孤单至满头白发的老人,她并不享受孤单,她选择孤独。



那场灾难般的婚礼,给她印象最深的就是邓布利多的背影,戴着又高又尖的巫师帽,穿着滑稽可笑的鲜艳长袍,独自的,背影。



不过,詹姆斯很幸福,这就是这场婚礼对于她全部的价值所在了。



虽然她和莉莉·波特仍然一句话都不会对彼此说,但这个人让詹姆斯很幸福,为此,她永远都不希望这个人从世界上消失。



波特把斗篷甩到沙发上,不解的看着她发呆,“怎么了?你想好晚上吃什么了吗?”



“只要你不把帐篷烧掉,都可以。”她从回忆里出来,讥讽的说。



“那是个意外,罗伯特说自助烤肉就是要那么吃的,他们管这个叫BBQ,美国的吃法。”波特一边挽着袖子一边争辩。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们是在室外吃的?”



“没有!我保证他没说!”也许是他说了自己没注意,但哈利选择忘掉这个可能。



斯内普懒得理他,把坩埚的火调小,只要再熬制一夜,改良的狼毒药剂新配方就要成功了。



哈利走到帐篷里的简易厨房,发现台子上的一堆信封里有个特别的名字,“詹姆斯来信了,你怎么没看?”



“没注意,”魔药之前的步骤一点儿错都不能出,所以她根本不可能注意到其它任何事,“他说什么了?”



哈利打开信,看了一会儿,然后由衷的笑起来,“我们该回去了。”



“为什么?”虽然她无所谓,回英国的话她还能有个方便的实验品检验自己改良的配方,但她还是习惯性的问了。



“哈莉叶特的十一岁生日,要是我错过了她会恨我的。”



哈莉叶特·伊万斯,詹姆斯的宝贝女儿,哈利·波特和茜瑞丝·布莱克的教女,她出生那天斯内普也在,以她的角度看那个刚出生的婴儿和她的父母与教父,真是难以言表的诡异。



她不喜欢那个孩子,对于她来说,那个孩子是莉莉·波特的女儿,以及,哈利·波特的替代者,她无论如何都喜欢不起来。



但波特本人很喜欢她,每年她的生日都会精心挑选他们所在地最独特的礼物寄回去,只要回到英国就会去看她还会给她讲睡前故事,多半都是他工作时遇到的趣事,搞得布莱克很沮丧,明明她在小姑娘身边的时间比波特多得多,但他们的教女比起教母更喜欢波特这个常年在外的教父,甚至于崇拜他,不止一次的对他们表示自己长大之后要像她的教父一样一个人对付一大堆圣甲虫。



那个女孩十一岁了,这就表示她会在生日那天收到霍格沃茨的信,她的人生会开始一段冒险,属于她自己的冒险,哈利想着,笑得更开心了,举着信懊恼自己这几天被那家不可救药的雇主困扰的差点忘了这么大的事,连礼物都没准备,美国有什么特别到可以当作一个小巫师人生中最重要的生日的礼物呢?



“真希望我们现在是在罗马尼亚。”哈利的语气中有愉快的烦恼。



“然后你可以给那个被宠坏的小丫头弄回去一棺材吸血鬼?”斯内普对他宠溺的态度十分不以为然。



“不行,吸血鬼肯定不行,霍格沃茨的信里对宠物有严格的规定。”哈利严肃的说。



然后哈利就愣住了,宠物?



这一年,对角巷的宠物店里,会有那只雪白的猫头鹰吧。



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礼物了。









哈利早早的就拉着斯内普从伊万斯家的壁炉里走出来,哈莉叶特尖叫着撞到他的怀里。



“想你!”小姑娘兴奋的脸蛋红扑扑的,眼睛下还有黑眼圈,明显是昨晚激动得连觉都没睡。



哈利把她抱起来,感觉比上次沉了不少,但他可没胆子当着爱美的小姑娘的面说出来,“我也想你。”



“我没找到你给我的礼物!”哈莉叶特很快想起来自己刚刚没有在礼物堆里发现教父的包裹,不满的撅起嘴巴。



“那是因为我的礼物还没到,要有耐心亲爱的,最好的总在最后。”



詹姆斯递给斯内普茶,在她耳边小声抱怨,“他都把她宠坏了,每年都是,只要她先打开哈利的礼物,之后无论谁再送给她什么她都不感兴趣,就连我的都是!”



“那就不要给她礼物,多简单。”斯内普完全不懂,难道没有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她就不能健康的成长了吗?



詹姆斯匪夷所思的看着她,“还好你们没有孩子。”



斯内普觉得要是自己有孩子并且每年生日都要送给那孩子一个礼物,波特绝对会为了自己没有在他的生日送给他礼物而离家出走。



光是想想就让她头痛欲裂。



“对,还好我没有。”她赞同的说。



“不说那个了,这次回来能留多久?好久没见我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了。”詹姆斯把她拉到餐厅的椅子上坐下,莉莉、布莱克和卢平正在客厅聊天,他想让她们尽量都离彼此远一些。



说起这个她的心情更糟糕了,“永久,也许。”她干巴巴的说。



“真的?为什么?”詹姆斯很惊喜,看看她又看看哈利,他们终于准备要安定下来了?



斯内普瞪着正在敲詹姆斯家厨房窗户的白色猫头鹰,恨不得把它的毛都烧掉。



詹姆斯只能先放弃答案去开窗户,让那只猫头鹰进来,它送来的正是霍格沃茨的入学信。



但它放下信却没有离开,哈利让它跳到自己手臂上,把它举到自己教女的面前。



“她叫海德薇,我希望你能喜欢她。”



哈利认真的看着小姑娘的表情从茫然到不可置信到欣喜若狂,不由感到幸福,他拥有了一切。



斯内普则很难有同样的幸福感,就在昨天,为了这个该死的猫头鹰能给波特的教女送上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他们去了霍格沃茨,邓布利多看见他们好像看见了圣诞老人是真实存在的一样高兴,她当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事实证明她的预感是正确的。



斯拉格霍恩教授早就提出要退休了,她想要悠闲的享受自己的晚年,邓布利多苦于魔药教授的难找一直没有同意,毕竟有资格当魔药教授的一部分不想在学校里跟青少年浪费时间专注研究,一部分只知道如何做好魔药而不知道如何管理青春期的学生,仅剩的一部分还都是别的学校的魔药教授,邓布利多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选,但魔药教授还没定下来,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就又空缺了,似乎伏地魔的消失并没有带走她给这个职位留下的诅咒,一年又一年的更换简直让她无计可施,于是,奇迹般的,她的眼前出现了这样一对夫妻,带着一只雪白的猫头鹰,他们说的什么她完全没有在意,她眼中的两个人的脸甚至都被文字占据了。



一张脸上写着——黑魔法防御术教授。



另一张脸上写着——魔药教授。



这个世界上也许有人能拒绝邓布利多,但那个人绝对不是他们俩中的任何一个。



所以斯内普绝对有理由憎恨这只所有事情的起源的猫头鹰,如果不是波特看着那只鸟的眼神如此郑重,她早就已经伸出魔杖了。



哈莉叶特连信都还没看就举着猫头鹰给所有人展示,莉莉她们被她的引来餐厅,才发现哈利他们到了。



“你又赢了!你总是赢!哪怕只有一次,你就不能让我的礼物是最好的?!”布莱克看着教女的表情抓狂的冲哈利咆哮。



“十一岁只有一次,这可不能让你。”哈利心满意足的站在厨房后门的门口,以便布莱克恼羞成怒的想要打他一顿时能方便的逃跑。



“任何年龄都只有一次!”布莱克更加咬牙切齿了,自从自己的教女记事起,她就更喜欢哈利,无论是生日礼物还是圣诞礼物,只要把哈利的礼物拆开她就不在意任何其它的了,到最后甚至在那一天她都是把哈利的礼物先挑出来放在一边,等拆完了所有别人的礼物再去拆她教父的,不然打开了她教父的礼物然后把别人的礼物放在那里等以后有时间再看也太不礼貌了,布莱克觉得自己被这个理由伤害得更严重了。



每年的这一天和圣诞节她都拼尽全力的为她的教女准备礼物,甚至连莉莉都无法理解她的执着,难道想在自己的教女心里赢过别人一次就那么难吗?!



“咳,下次,下次你肯定会赢的,我以后大概再也找不到什么新鲜玩意儿送给她了。”哈利故作惆怅的安慰她。



“为什么?”



“我以后就要跟你留在同一个国度,只是你还能跑遍全国各地的给她找礼物,我就只能在霍格沃茨里成为她最喜欢的教授了。”哈利一脸的哀伤看得布莱克的拳头开始发痒,她已经不想在意他话里的其它意思了,她只需要知道她再也没机会在她教女心中比他更重要就行了。



她冲了上去,哈利早有准备,转身跑进詹姆斯家的花园,两个人消失在厨房。



“他说的是真的?你们真的要留下了?”詹姆斯觉得自己的高兴应该因为好友的脸色收敛一点。



“恐怕是的,你的女儿会被他宠到比她母亲更无法无天的。”斯内普阴森的看着跟女儿说话的莉莉·波特,由衷的表示担忧。



詹姆斯安静下来,转头望向窗外跟布莱克扭打在一起的哈利,心情有些复杂,他在自己女儿出生那天突然恍然大悟,那双眼睛,在与莉莉一模一样的脸上,他不敢相信自己为什么那么晚才发现。



“他……他现在很幸福,对吧?”詹姆斯犹豫的问出口。



斯内普打量他的脸色,“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他自己。”



“不用问了,我知道他很幸福,跟你一起。”詹姆斯放心转头望着她,想起这是最好的时机问出他一直好奇的问题,“其实我觉得他回来之前就喜欢你,我该知道吗?”



“不,因为我也不知道。”斯内普低头喝了口茶,突然抬头,“你不想知道他为什么姓波特吗?”



“呃……因为莉莉要他跟自己的姓?”詹姆斯单纯的认为答案只能是这个。



斯内普怜悯的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鉴于她现在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她在他耳边给他解释了一下,看詹姆斯仿佛被雷劈到一般的表情,她很满意。



早就想这么做了。









哈利很紧张,他已经第十二次试图把自己的头发压平了,于是他第十二次失败了。



斯内普双手抱在胸前看着他,他面前的镜子已经把她想说的都说了。



“这无济于事,要么你选择一顶假发,要么你就接受自己有一头顽固的头发,你不能再用魔杖试图把自己的头发点燃了。”镜子对哈利说。



哈利放弃了,自暴自弃的转身走向她,“今天我也许会看见他们。”



斯内普知道他在说谁,这个强大的男人因为害怕自己会改变他们的存在而在十四年中没有亲自去确认过一次,唯恐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会让他痛不欲生,他那么期待,又那么害怕,越是临近开学他就越是焦躁,今天是他的最后通牒,他要面对自己的选择了。



斯内普放开手臂,把他拉进自己怀里,她听见自己问,“如果没有,你会后悔吗?”



她无法相信自己竟然问了出来,也许比他更害怕的,正是自己,他会后悔吗?放弃自己曾经的一切,义无反顾的回到一个陌生的时间,失去了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父母,失去了他的朋友,失去了他原本的人生,甚至,在这里还有一个哈莉叶特·伊万斯,他的教女,在他应该在的位置,他会后悔吗?



她感觉到自己的话一出口,两个人都僵住了,她真的不该问的。



“不会。”哈利的声音的在她耳边响起,很悲伤,但坚定,“那我知道他们仍然会在另一个时间幸福的生活着,虽然不记得存在过一个叫哈利·波特的人,但他们仍然幸福,像我一样。”



身体里的所有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斯内普勉强能依靠他维持站立。



这就是她想要的全部的答案。



她退开,抬头看着自己的丈夫,愚蠢的、固执的、不可理喻的格兰芬多,“走吧,你不会想在开学典礼上迟到的,你已经不是那个特别到可以载入史册的转校生了。”



哈利放松下来,微笑着替她把被自己弄乱的头发理好,“我打败了黑魔王,我总是那个可以载入史册的转校生。”



斯内普经过走廊的时候看见窗外被海格带进古堡的新生,哈莉叶特身边有一个显眼的红色头发和一个乱蓬蓬的棕色头发,三个人都像刚刚从水里捞上来的小猫一样惨兮兮的。



她的脚步轻快了起来,“别这么自以为是,波特先生。”



哈利没注意到她的视线,但也不是那么紧张了,“这可是我第二次被载入史册了呢,我认为我可以稍稍得意一下,波特太太。”



“别那么叫我!”她在礼堂门前站定,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是,斯内普教授。”哈利趁她不注意偷了一个吻,心满意足顺着她的心意改口,搭在她按在门把手上的手,握紧。



然后,推开门。



又见面了,霍格沃茨。





fin

评论(7)
热度(95)

© 姜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