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自古转校生皆…… 中(上)



自从知道波特的来历之后,斯内普就一直保持着她最差的心情,每每看见詹姆斯都想脱口而出对对方意志不坚定的指责,她的确不应该相信波特的,但她的直觉比她的理智更敏锐,它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她那个十五岁新生的皮囊里是一个经历过战争和困苦人生的灵魂,一个会被自责折磨到与魔鬼做交易的人,多么像詹姆斯。

 

所以她对总是在詹姆斯和她旁边打转的波特保持沉默,甚至于还有点被娱乐到了,只要想想这两个同龄人是父子关系她就不得不控制自己别笑出来,但真的被两双一模一样的绿眼睛盯着的时候她还是会更烦躁,以至于詹姆斯对她的坏心情忍无可忍的询问出口。

 

“你最近怎么了?我惹你不高兴了?”

 

斯内普从书单上又划掉一本,“没有。”

 

“你在找什么?”

 

“一些关于诅咒的书。”

 

听见她回答,波特从羊皮纸上抬起头看过来,詹姆斯却只是皱着眉有些不满。

 

“你又在研究黑魔法了?那些东西会让人迷失的西弗,你已经在黑魔法防御的尽头走太远了,再深入就是被禁忌的黑魔法本身了。”

 

当你为了他儿子的诅咒毫无头绪的时候,无疑最需要这种每次提起来都会以争吵结尾的话题了。

 

重重划掉另一个名字,斯内普控制不住这几天一直想冲他发的火,“无所不知先生,你总是知道什么对别人是最好的是不是?要不要你来当西弗瑞娜·斯内普呢?我可以试着去扮演一个善于给别人纠正错误的人生导师,但我真的不能忍受你弟弟,所以让我们各退一步,你闭上嘴让我做我自己的事情,而我对你难以忍受的控制欲保留态度,这样说不定在我找到治疗它的方法之前我们还不会杀了彼此。”

 

詹姆斯的脸因为愤怒变红了,“你知道我是为你好!你总是喜欢危险的东西,然后呢?当你研究完所有霍格沃茨准许的黑魔法之后,你打算去加入那些家伙吗?你真的想去那群疯子那边吗?!谁是偏执的控制狂啊现在!”

 

第二个他们不应该谈的话题,通常在第一个之后它总会冒出来,而现在比以往更不合适,因为她不能不去想波特口中的战争与这个话题的关系。

 

“为了我好?我是不是该谢谢您呢先生,您的宽容和善良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灯塔,总是能指引我走向正确的方向,或者说你所选择的方向,你自己的人生还不能满足你的成就感吗?”

 

波特在他们继续下去之前笑出声,被两个人同时转移怒火的瞪着,连忙摆手,“不,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对谁都这样,真的,我还以为他会有什么优待呢。”

 

研究波特的诅咒是因为这说不定是全世界从古至今的第一个案例,她根本无法抵抗住这种诱惑,假如恰好被她找出可以治疗的方法,她说不定会看在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儿子份上告诉他,现在,后者被她从待办事宜中取消了。

 

“你或许刚刚为自己争取了一张英年早逝的车票,拿好它,当你在车上的时候希望你能反省一下自己该不该拿别人的争论作为娱乐。”

 

波特对她的威胁不置可否,只是凑过来看她的书单,“你有禁书区的准入许可了?”他指着其中一本被划掉的书问。

 

“如果有,我为什么要在没看过这本书之前划掉它呢?哦,这肯定是因为我跟你一样能对未发生的事物做出判断并成为全世界的中心是不是?”

 

他耸耸肩,扯过一张没有用的羊皮纸记下几本因为在禁书区被她划掉的名字,“我可以去找斯拉格霍恩教授试试,她挺喜欢我的,还总是提起她有个小聚会很有意思,唉,我本来以为能躲过去的。”

 

“你们好!这里还有个人呢!忘了么?我可有六英尺呢!”詹姆斯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生气。

 

“不,你没有六英尺。”她毫不留情的指出他过于美化自己的身高。

 

“快了!”詹姆斯觉得自己应该会再长长。

 

波特满含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显然对此很不抱期望,他脸更红了,“你们俩五分钟之前连话都不说,现在倒是成了好朋友了?!”

 

“她在帮我找解除诅咒的办法,为了人身安全,我站在她这边。”

 

“或者加深它。”她提醒波特自己的目的是诅咒本身,请他有一点作为附带的自觉。

 

“哦,所以……不是黑魔法?”詹姆斯发现自己发错了脾气,一下子没了主意,“抱……抱歉……等等,你被诅咒了?”

 

斯内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下一秒的詹姆斯一定会变成年轻版的庞弗雷,波特永远都有办法毁了整个下午,不管是这个还是那个。

 

想起另一个波特,她下意识抬头四处找了找,果然,从不让人失望的金光闪闪小姐如约而至,假如真的有人约她的话。

 

波特也发现了,推了推正准备关心自己新室友的詹姆斯,“莉莉是来找你吗?”

 

詹姆斯看见总是会在一起的三个人,不禁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她为什么总能知道我在哪儿?”

 

“我有个想法。”波特摆出看热闹的姿态。

 

“替我把东西拿回去。”詹姆斯转头交待波特,然后从另一个方向回霍格沃茨。

 

波特怔住,看着习以为常的斯内普,好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鼻涕精,他去哪儿了?”莉莉·波特盯着逐渐消失的那头红发,有些不甘心的问。

 

“你来告诉我,波特,你才是永远都知道他在哪儿并能准确无误的将他吓走的人。”她继续对着书单删减或添加,但手已经握住了魔杖。

 

“你都吓不走他为什么莉莉会?我不明白,莉莉你喜欢那个人是因为他悲天悯人的同情心吗?他甚至把这个鼻涕精当宠物一样带在身边,他将来说不定会再捡回来什么更恶心的东西!你还是找个正常点的男朋友吧!”布莱克懒洋洋的整理自己的长发,把它们蓬松的挽上去,更方便动手,斯内普注意到。

 

三个人,好姑娘显然觉得自己是级长了,应该在好友违规的时候避开现场是不是?斯内普抽出魔杖,对着布莱克,她真的应该至少感谢詹姆斯没疯狂到跟她在一起,莉莉只是没脑子,布莱克则完全是所有她无法忍受的东西的化身,几乎她讨厌的性格都能从布莱克身上找到具体成例,完美的敌人范本。

 

“金钟倒立。”

 

下一秒,她旁边冒出一个声音,应声而起的是她一直没注意到的彼得,那个小个子总是会在混战中让她吃亏,但一般不会在没开始的时候有什么动作,所以她从来不在现在留意那个方向。

 

可斯内普不打算纠结这点,她怒火中烧的转向波特,他正拎着收拾好的两个书包站起来,对着惊讶不满的莉莉·波特和布莱克打招呼,“我还想什么时候把变形书还你呢,论文写完了,谢谢,可今天我没带在身上,明天上课的时候给你行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布莱克做出一个恶心的表情,“呕,不要告诉我你也被这个皱巴巴的鼻涕精迷惑了,你们男生都这么愚蠢的同情心泛滥吗?”

 

“我本来以为我们是朋友的,哈利。”莉莉·波特语气冷漠,又看了看在树上挣扎的彼得,“把她放下来。”

 

“当然,我们是朋友,而你们跟西弗瑞娜之间有什么过节都是你们的事,我不能同时当你们的朋友吗?两边选一个的把戏太幼稚了莉莉,你们应该比那强。”波特又看着树上的彼得,“至于她,我就是单纯的不喜欢而已,我总是不喜欢趁乱在别人背后偷袭的那种人,她应该把自己的意图藏得好一点。”

 

“看来你只喜欢会假惺惺的躲在你们身后的卑鄙的鼻涕精了,世界是怎么了?什么时候流行慈善友情了呢?”布莱克用魔杖指着波特,看样子之前也准备好了。

 

波特想起什么似的笑出来,摇摇头,“我绝对会为刚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她已经快要从鼻子里喷出火了,金钟落地。”他放下彼得,再没看过去一眼,依然冲着莉莉·波特满脸歉意,“詹姆斯之前就被麦格教授告知这个时间去找他,而我们下午有点忙,他刚想起来,所以急冲冲的走了,你别生气,我们还有事,我真的需要在她杀了我之前好好认错,回见。”

 

他拉着死死攥着魔杖的斯内普离开,边走还边小声安抚,“拜托你千万别现在发火,求求你,就等一会儿好吗?别现在,别现在。”

 

不能在有目击证人的时候杀人,不用多聪明都知道这点,斯内普按耐住想爆发的愤怒,跟他走到离湖边他们总是写作业的那棵树足够远,猛地转身把魔杖指向他的鼻子。

 

“那是,我的,咒语。”她一字一句的说。

 

“我就知道你会因为这个发火的,”波特叹了口气,无奈的抓着头发,“我用完瞬间就意识到了,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并没有请求你的帮助,而且你的全知全能不应该用在更有意义的地方吗?学生之间无聊的争端为什么会打扰您这个想拯救世界的圣人呢?我们是怎样的荣幸让您亲自动手啊!”

 

“相信我,我真的是跟那个人有私人恩怨,而且我也很生气,”波特盯着霍格沃茨的方向,“他为什么会先走了?”

 

“你不应该去问他吗?并且这跟现在我们讨论的有关系吗?”

 

“他明明知道莉莉是为了他才来的,他为什么会自己先走了呢?就算他不想跟莉莉打交道,为什么留下你应付她们?”

 

斯内普皱起鼻子,不太明白他的重点,当然,詹姆斯现在会躲开莉莉·波特,当然,她和莉莉·波特之间有过节,可暂且不说她会不会怕那些格兰芬多乖乖跟詹姆斯一起走,波特难道在为自己而生他爸爸的气吗?

 

“你……”波特的视线转回来,看着她有些悲伤,“你就那么喜欢他吗?”

 

她倒吸一口冷气,总算明白他的问题出在哪儿了,“我相信这与你无关,知道了不属于你的事情不代表你可以随意介入别人的隐私。”

 

“可是我喜欢你。”波特认真的看着她,眼神深处有微弱的闪躲,仿佛并没有说出全部,生怕吓跑她,虽然这句话已经足够惊骇的了。

 

斯内普甚至都不惊讶,只是对他之前的种种恍然大悟,然后扯出一个冷笑,“看来你不明白,波特先生,不管你之前对那个‘我’有多了解,对她愚蠢的悲壮有多感动,我,都不是那个斯内普,我,不认识你,而你所谓的喜欢是毫无根据的不公平的移情,为你而死的那个人并不是现在的我,你真的应该在回来之前先弄清楚这点的。”

 

波特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难以置信的笑起来,真心实意的笑,甚至笑到用手支住额头,“你不懂对不对。”

 

“我有种预感,你会自己回答这个问题。”

 

“你真的以为我分不清吗?”他又笑了一会儿,然后扶了扶眼镜,“你以为我为什么叫波特?”

 

“难道不是你标志性的长相让这个名字更容易给你一个身份吗?”

 

“不,名字是直接出现在麦格教授手里那个名单上的,任何假名都不可能瞒过霍格沃茨的魔法,我从来都是波特。”

 

“所以,你跟了她的姓,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吗?”她忽略心中隐隐的不安感。

 

波特笑得十分诡异的看着她,“我并没有跟妈妈的姓。”

 

这里一定有什么她不该没发现的东西,因为波特现在的样子很讨厌,好像她犯了随便什么蠢货才会犯的错误。

 

“如果我要跟妈妈的姓的话,我应该叫哈利·伊万斯。”波特说完就摆出一副很耐心的表情等她反应。

 

斯内普愣在那儿,举着魔杖的手垂下来,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波特不是在说她正在想的那种可能吧?

 

“你看,”波特叹了口气,把书包扔在地上,“那个人的幽默感像你一样残酷,我来的那个未来,邓布利多的官方介绍是‘最伟大的巫师’,他有一把漂亮的长胡子,到他的腰,而小天狼星·布莱克是我的教父,因为他是我爸爸最好的朋友,至于我的魔药教授,他真的是个不讨人喜欢的人,又阴森又刻薄,还总是偏心斯莱特林,尤其看我不顺眼,动不动就拖长腔调讽刺我是‘救世主’,如果他能做主,我大概在一年级就会被他赶出霍格沃茨,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和他的区别吗?”

 

斯内普说不出话,不知道疯的是面前这个人还是自己,他说的每个字她都懂,但连起来是什么意思?

 

“你记得我说莉莉和詹姆斯不在一起也没关系吗?因为我到这儿的当天就明白了,我是已经发生的事实,我的存在不应该是莉莉和詹姆斯没结婚就消失的,因为如果他们将来结婚,再生一个孩子,也会是一个叫伊万斯的小孩儿,不是哈利·波特,你无法改变你自身的存在,当你试图介入命运的时候,你会回到一个不会因为你的干扰而消除你本身的被篡改了的时空,所以我回到这儿发现你们既是你们,又不是你们,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没人喜欢跟神做交易了吧?他们都是狡猾的混蛋,而吃亏的总是你。”

 

头脑里爆炸的东西太多,她一时无法抓住任何线索,只能胡乱提出最先想到的,“那……那你为什么会说你喜欢我?我们甚至连性别都不一样!”

 

波特伸手犹豫的靠近她,她退开,瞪着,但是他的手没放下,只是在她眼前顺着她的轮廓轻轻描绘,“可你还是你啊,我喜欢的不是你为我而死,不是你的性别,甚至不是你本身,我喜欢你,喜欢你永远埋藏在尖刺下无法比拟的感情,喜欢你纯粹到可以无视自我的爱,喜欢你……喜欢你几乎要灼伤我的灵魂,那么璀璨的,让人无法相信你拥有着的,灵魂……”

 

那只手垂下,波特痴迷的表情也不见了,他声音沉闷的笑起来,“我说过我不会骗你,但我没有告诉你全部,你不仅是为我而死,更是为了我的母亲,我只不过是你不得不保护的责任,可你一直看着我,全部的心血浇灌下去,怎么都会让我在你心里不一样吧?我小心的希翼着也许会有的机会,但实际上我知道我没有,在任何时候,我都已经来晚了不是吗?我真的不是圣人,如果我是,我不会告诉你的,告诉你我的来历,告诉你你的未来,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只要把我应该做得事做完,然后像曾经的你一样在一旁守着,等着也许永远都不会出现的我自己的朋友,那是我之前仅有的,当我选择了回来,就把自己从他们的记忆里抹去了,所以即使我回去,我也什么都没有了……”

 

斯内普攥着魔杖的手微微发抖,她现在的确被吓到了,这个人她在五年级开学之前见都没见过,现在却在她面前捧出自己的心,给她一份本不该属于她的感情。

 

她的头脑逃避般的捕捉到一个小细节,‘我说过我不会骗你’,上次她听见这句话的结果是她送面前这个人去校医室错过了晚餐,她抬头看向他的耳朵,那里已经有不明显的血迹了。

 

“闭嘴,波特。”斯内普需要诅咒发作时的血观察,她上前用魔杖从书包里召唤出一个小玻璃瓶,小心的把他耳边的血滴进去。

 

波特失笑的任由她摆弄,然后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挣开。

 

“我满足了你的好奇和好学,不管是从一个长辈的心态还是刚刚被告白的人的心态,都值得你给我一个拥抱吧?就算你拒绝了我,作为安慰也合情合理啊。”

 

“我并没有问。”她抓紧瓶子,冷静的提醒他。

 

“但你惹怒我了,你总能惹怒我,当我是学生时他们都说你擅长黑魔法和魔药,可我就总觉得你更擅长让我生气,每次都是,现在我是一个成年人,我该死的赢了战争,而你是五年级的小混蛋,为什么你还是能让我生气?”波特的抱怨简直可以称得上委屈。

 

“我等了你们好久,你们在这儿干……”詹姆斯因为长时间没看见人担心的找过来,发现他们俩的姿势后陷入了惊恐,第一反应是千万别让自己的朋友把自己的室友杀了,他确认斯内普的魔杖在她手里,不由想着要不要先抢过来。

 

波特的身形晃了晃,离开她,冲詹姆斯苦笑,“来得正好,我刚刚把她惹急了,同时还有莉莉,你替我消除这个生命危险,我去处理没那么致命的那个,当你的室友真是太辛苦了,你应该在应聘公告上注明‘高危’的。”

 

“那样没人会应聘的,我才不会那么傻呢。”詹姆斯同情的看着他两手空空的离开,反应过来,“你又把东西放在我的书包里了!”

 

“我没书包啊!你看,我来的时候就带了一件校服,其它东西总要有个书包放。”波特远远转过来摊开手,又转身走了。

 

“你们……没事吧?”詹姆斯终于发现斯内普难看的脸色,有些担心,“哈利的性格就是很粗心大意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你不要太计较,他肯定没恶意的,我回去就教训他,他不知道你不喜欢跟别人接触,这次就原谅他吧。”

 

粗心大意?什么都不在乎?斯内普用一种奇妙的眼神看着詹姆斯,一个那么聪明的人在情绪感官上如此迟钝让她不由想知道他和对感情理解明显有偏差的波特为什么会生出那样一个男孩儿。

 

如果不是天生的,波特的童年肯定足够的不幸,才会长成现在的样子。

 

更像……她。

 

把样本瓶放进长袍的口袋里,拎起书包,“我又不会吃了他,最起码在他给我拿来斯拉格霍恩教授的签名前不会。”

 

詹姆斯松了口气,拎起自己的书包,“对了,你们之前说的诅咒,具体是什么?庞弗雷医生没办法吗?校长呢?校长知道吗?我们要不要告诉她?”

 

她打断了詹姆斯的喋喋不休,“为什么大家都学不会向本人提问题?难道我看起来像本在乎所有鸡毛蒜皮的百科全书?”

 

“如果你是一本书,一定是十分暴躁的一本,会咬人的那种。”

 

“书没有牙齿,不会咬人。”

 

“等你变成书的时候就有了。”

 

他们走回霍格沃茨,一路上无聊的拌嘴,像所有这个年纪的学生一样,而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大厅有一个气急败坏的女孩儿和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孩儿在争执,除了三个坐在沙发上看戏的女孩儿外再没有别人愿意忍受这种低气压了。

 

“莉莉为什么那么生气?”因为真的被麦格教授叫去而错过了前因的女级长问好友。

 

“他把我吊起来了!”彼得撅着嘴忿忿的小声说。

 

“哈利也进入了邪恶女巫的涉猎圈儿,为了那个鼻涕精把莉莉惹成现在这样。”布莱克的不满中还带着趣味,“你看他们现在像不像儿子带回来个妈妈不满意的女朋友然后吵得不可开交?”

 

卢平瞪了她一眼,“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在各种争端里发现乐趣?这爱好太不健康了,而且你们又去找斯内普的麻烦了?”

 

“啧,瞧你说得,好像我们闲得无聊就只能给自己找麻烦似的,莉莉每次看活点地图发现伊万斯和鼻涕精在一起都会生气我能有什么办法,我本来想藏起来的,是她抢过去了,要我说伊万斯有什么好的,她找谁不好找个瞎子,那个男的根本看不出来她比鼻涕精优秀多少,整天跟一个斯莱特林混在一起,换作我,根本理都不会理那种男人。”布莱克津津有味的看着热闹,跟卢平表达自己的无辜。

 

“不仅瞎,鼻子还不好使,鼻涕精都要发臭了他也不在意。”彼得气哄哄的补充。

 

“你就是不满哈利因为她把你吊起来。”布莱克回想当时哈利的说法,“他为什么不喜欢你?”

 

“我怎么知道!我从来都没惹过他!”彼得十分委屈,“肯定是鼻涕精给他们俩都灌了魔药。”

 

对面两个人的争吵进入了白热阶段,最终波特重重的坐回沙发上,抬手遮住眼睛,掩饰不了的疲惫。

 

“你真的要那么幼稚的让我选一个吗?莉莉,我很在乎你,你知道的。”

 

“詹姆斯是这样,你还是这样?!不,不行!你必须选一个!波特家没有会跟斯莱特林混在一起的叛徒!”

 

“你甚至都没有弄清楚我是波特家哪个亲戚的孩子。”

 

“那你选不选!”

 

“真的?你真要这样?”

 

“没错!她或者我,你必须选一个!”

 

布莱克悄悄凑到卢平旁边,小声耳语,“看,妈妈生气了,你猜儿子要妈妈还是要女朋友。”

 

卢平真是拿这个永远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朋友没办法,把她推开,转头仔细观察哈利,她总觉得这个人太过神秘,好像缠着层层烟雾,对莉莉的亲近也原因不明,可莉莉说她觉得他很亲切,即使找不到这个人的来历也无所谓,他们不是家人也会是朋友,但现在他们吵得天翻地覆,完全不像朋友,朋友是会怕吵散的,只有家人不会。

 

哈利把手从眼睛上拿开,好像发现天花板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值得他全神贯注的凝视,然后终于开口,用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做出决定。

 

“我选你。”

 

 

 

 

TBC

 

 

 

新键盘到了,兴致勃勃的试用了下,然后试了篇番外柴肉出来,可是我的习惯是正文没完结不放番外,淦,为了番外我特么又连夜试了篇正文,竟然还没试完,以后不买键盘了,不买了不买了。

 

而且你们知道为什么不用哈利视角了吧,用哈利视角这文没法儿看啊!这是个惊悚喜剧啊!你看我上个小剧场。

 

 

 

肯定是恶搞的剧场:

 

 

哈利美滋滋的等在一群新生里,准备全程上帝视角带飞小伙伴碾压BOSS,搞不好还能攻略没日后那么难搞的魔药教授,也就是还有小朋友看着,要是没有分分钟笑出声。

 

哎?领新生的教授怎么没见过啊?有点眼熟,不过算了,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细节的时候。

 

进入礼堂,激动,开心,想飞,不行不行,注意素质,你要给你爸妈加未来男朋友的第一印象是个飞机吗?忍住,千万忍住,别让你喜气洋洋的笑容破坏了这个旅程的严肃性质。

 

低头,等,等,等……

 

“哈利·波特。”

 

叫我名了啊!是我是我!我来了!

 

一抬头,嚯,这儿还是那么漂亮,真好,跟我记忆中的一模一……

 

等等,长桌中间不应该坐的是校长吗?校长呢?

 

等等,这人怎么也有点眼熟?

 

邓布利多呢?邓布利多……?

 

卧槽!这是邓布利多!

 

奶奶,你会织毛袜子吧奶奶!你肯定是会织毛袜子又喜欢喝下午茶的老奶奶啊!邓布利多?

 

不知怎么坐到椅子上的,被扣上了帽子。

 

“不是邓布利多不是邓布利多不是邓布利多……”

 

“咦?你是新生吗?不是吧,你脑袋里东西有点儿多,等我研究一下啊。”

 

“不是邓布利多不是邓布利多不是邓布利多……”

 

“孩子,那肯定是邓布利多啊,为什么你脑子里那个还有胡子?等等,为什么你脑子里的都不太对劲儿?”

 

……

 

“我爸爸他们呢,在哪儿呢?”

 

“真可怜,这孩子吓坏了,你看那四个凑一起的小姑娘,其中一个是你‘爸爸’,莉莉·波特,她可皮了,你教父也可皮了。”

 

“……那……那我妈妈呢……”

 

“他们对面那个绿眼睛的,詹姆斯·伊万斯,好孩子,聪明还善良,就是不太会处理感情,三天五天的就要跟莉莉吵一架,真不知道最后怎么会发展到结婚的。”

 

“………………那……那我的暗恋对象呢……”

 

“斯莱特林桌的那个小姑娘吧,你很有勇气啊小伙子,她黑魔法和魔药都超厉害的,一言不合你就被切成一片片的了,真是同情你,那你选好没有?到底是格兰芬多还是斯莱特林啊?”

 

“……斯莱特林能男女混宿吗?”

 

“想什么呢小伙子,像其他学生一样选个树林不行吗?对了,禁林不行,不用我提醒你了吧,你是自己人呐。”

 

“那就……还是格兰芬多吧……我找我‘妈妈’去……”

 

“去吧去吧,真是难为你了,世界观都塌了,还能这么理智的做出选择,有前途。”

 

“等等,你不也该变成女声吗?”

 

“傻孩子,没生命的东西变什么变,变不变有影响吗?跟你有关的一切‘人’才会变,懂?”

 

“懂……懂不懂还能反悔怎么着?就这样吧,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五年级。”




评论(8)
热度(72)

© 姜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