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自古转校生皆…… 上

我真的属于爬墙很快的那种渣渣了,吃粮很积极,但只要一产粮,马上嫌割腿疼出坑,所以按照惯例我觉得自己怎么着也能顺利存活出坑,可现实是残酷的,割了两次之后我依然在坑底默默的仰望星空,童年的坑,可靠的坑,包你坑了一次想两次……

 

据说最近风声有点紧,我抱紧自己的小被子想了想,呃,是不是一男一女是OK的哦?这个没什么问题呀,反正对放弃自我要求的人来说,写什么都很烂就是了……

 

一般我文章前是没什么好写的,但这次需要警告了,请食用前仔细阅读,以免误伤友军。

 

警告:

 

  1. 除哈利外全部人物性转,Severus会变成Severina,西弗瑞娜,跟正式翻译不一样,但我选择这个看起来相似一些的,其他人会偷懒的换成cp名字,例如莉莉变成詹姆斯·伊万斯,詹姆斯变成莉莉·波特,没有cp的单身狗能用姓就用姓,不能就换个相近的,我至今沉迷同人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我起名无能。

  2. 设定是假如《十九年后》中的那个执念哈利决定冒险的收益大过他现在的生活会发生什么,于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当然是平行的,完全不同的两篇,没什么关联。

  3. 接受不了性转的可以停在这里了,接受不了bg的也同样,但个人来说,我萌的不是他们的性别,所以我的底线相对来说低一些,会考虑同样的性格在不同的性别的时候会怎么呈现,没道理同样的事情换个性别就会被差别对待,我觉得。

  4. 可能会很长,但必然会很无聊,不过不会坑,拖延症是拖延症,但挖坑不填的毛病因为总是遭遇相同的情况推己及人的改掉了,虽然索然无味,可是我有始有终啊!

 

以上,如果这都可以接受,来,干了这杯过期安利。

 

 

 

 

正文:

 

 

 

开学典礼除了对一年级新生以外都没什么吸引力,高年级的学生要么吵吵闹闹把假期没吐出去废话互相交换,要么专注于手上的其他事,没有几个期待即将开始的分院仪式。

 

这种情况似乎被麦格教授带进新生后意外的打破了。

 

先是安静,然后困惑的嗡嗡声渐渐蔓延,每个学院的长桌都有伸长脖子探头探脑的好奇学生,嘀咕声越来越大,斯内普皱着眉从新学期的变形课本上抬起头,‘最好是什么重要的事,’她想。

 

她很快就找到了议论的源头。新生队尾突兀的冒出一个明显不是来这儿上一年级的高度,虽然他也穿着校服,但没有院徽,像新生一样,在等着分院。

 

回想她看过的《霍格沃茨一段史》,她肯定这值得她暂时不去想自己不怎么擅长的变形课,因为从霍格沃茨建校以来都没在分院的时候出现过这种情况,不管这位同学是超龄的一年级新生还是难以置信的转校生,只要他不是一个十一岁的巨人,那现在《霍格沃茨一段史》上一定已经被添加上了新一章。

 

斯内普合上书,打量那个低着头的闯入者,又看了看麦格教授和坐在教授长桌后的校长,老人一如既往笑眯眯的,一点儿也不惊讶,还是那种让人讨厌的‘知道一切’的样子,她真的不喜欢那个老女人。

 

议论中心的人物好像习惯于成为所有人视线的焦点,他安静的站在那里,低头想着自己的事情,忽视了根本无法被忽视的交头接耳,仿佛一切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悬而未决的好奇一直持续到最后一个新生分院结束,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盯着仅剩的那个人。

 

麦格教授微微侧过头看向他们的校长,老人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哈利·波特。”

 

‘这就合理了,’斯内普想,‘如果世界上有谁认为自己应该是特殊的、被添加在史书上的话,那肯定是另一个波特了。’

 

嗤之以鼻的,她不想再关注下去,但那个人抬头的一瞬间她无法把视线移开,他直直的看向邓布利多,她怀疑有任何新生会用这种眼神看他们的校长,不,不如说任何人都不会。

 

他们可能是崇拜的,可能是忌惮的,更可能是向往的,但绝对不会是这个人眼中的那种怀念、感激、忿然和难以置信,还不仅仅是那些,她甚至看不懂其它更多的情绪,好像站在这儿的不是一个等待分院的学生,不是在霍格沃茨的礼堂,不是在一个充满意外的分院仪式,只是邓布利多和一个与她经历过同样漫长的一生的人,凝望彼此。

 

很快,那个人眼中所有情绪都不见了,他礼貌的点点头,走过去坐下,等麦格教授把分院帽扣在他脑袋上。

 

她发现他们校长脸上的笑容也变成了意味不明的专注,同其他人一样注视着这个显然对她不陌生的人。

 

礼堂里安静的可怕,但还是没人能听到分院帽在说什么,他们似乎陷入了漫长的讨论,不只是分院帽在犹豫,那个人也在犹豫。

 

斯内普看着名为哈利·波特的男孩儿把视线投向格兰芬多,显然是冲着他的亲戚莉莉·波特那一伙人,可暂作停留之后,视线偏转了一下,她顺着视线发现了詹姆斯,这个人也认识他?

 

不对,她否定了自己,莉莉·波特同其他人一样都很惊讶,而且自从念出他的名字之后更多了许多困惑,她肯定不认识这个突然出现的‘新生’,甚至听都没听过。詹姆斯就更不可能了,她从来没听詹姆斯提起过这么奇怪的一个人。

 

戴着分院帽的男孩儿似乎笑了笑,又跟分院帽说了什么,然后完全不可能的,那个人的视线准确无误的转向了斯内普,她僵住了,忘了把自己的目光移开,怔怔的与那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对视,恍惚中,是那个人先收回目光,似乎做了什么决定,分院帽迟疑了一下,张开嘴。

 

“格兰芬多,五年级。”

 

礼堂炸开了锅,连格兰芬多桌都忘了鼓掌欢迎这位霍格沃茨历史上第一位转校生,迫不及待想要对新来的风云人物问东问西。

 

斯内普吐出一口气,认为自己会不会是弄错了,他也许在看别人呢?

 

疑惑的对上詹姆斯询问的眼神,似乎在问她有什么不对,她摇摇头,决定不去想这个,她在霍格沃茨四年了,足够她学会不要去思考一个波特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可当她看见最后选择坐在詹姆斯旁边的新生后,动作顿住了,这次,她十分确定那个人是在盯着她,甚至在被她发现后也没有打算转移视线,而她的人生中最不需要的就是另一个对她特别关注的波特。

 

斯内普眯起眼睛恶狠狠的盯回去,不管这个新生多么古怪神秘,她都没有多余的好奇心,她唯一在意的是与他保持距离,本能的,她觉得最好永远都别有交集,这个人跟那个波特可不一样,绝对不是自己能拿魔杖打发的。

 

按照常识来说,当你盯着一个陌生人被发现了之后,应该十分抱歉的先移开视线,斯内普很确定就算她不擅长与人打交道这点她的理解还是没错的,又不是什么只有社交名流才能懂的规矩不是吗?那么那个人是生活在原始山洞里吗?为什么还在盯着?

 

邓布利多敲了敲酒杯,跟往年一样莫名其妙的宣布开始晚餐,仿佛这个巨大的火龙般的意外不存在一样。

 

她借此低下头专注于自己的餐盘,但对方的视线仍然没有变化,‘很好,’她握紧餐刀,‘又一个典型的波特,对于五年级还有什么更好的期待吗?’

 

 

 

 

新学期第一天的清晨,从早餐到去上课的路上,所有人的话题都是格兰芬多的新名人,斯内普裹紧自己的长袍,因为太大了,在早晨清爽的风里实在有些让人不快,不论是风还是那些人的话题。

 

到魔药教室的时候还早,没几个人在那儿,她径自走到往常的位置,坐在那里等詹姆斯,所有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都习惯了他们格格不入的友情,特别是现在对立渐渐明显得让人不安时他们尤为刺眼,可显然有人不这么觉得。

 

“对不起,我能坐这里吗?”

 

根本不用抬头斯内普就知道是谁,虽然她从来没听过那个人的声音,但五年级所有四个学院里没有第二个会问出这个问题的人,她不耐烦的抬头,对上那张跟莉莉·波特无比相似的脸。

 

“不能。”

 

波特似乎没被她冷冰冰的语气冒犯,绿眼睛在眼镜后面闪着愉快的光,“可其它座位都有人了。”

 

“是什么让你觉得这个座位没有呢?”

 

“你迷人的性格?”

 

她眯起眼睛,双手抱在胸前,当然,她知道这是没有恶意的调侃,但前提是如果他们认识、是熟悉的朋友,“那么,让我正式的礼貌的回答你的问题,这个位置有人了,为什么不带着你那张自以为所有人都会让你为所欲为的笑脸去换个地方试试呢?例如另一位让人难以忍受的波特?”

 

他学着她的样子在胸前抱起双手,用轻快的仿佛被称赞的语气询问,“你认为我的脸可以让我为所欲为吗?”

 

“我看到你忽略了‘难以忍受’的部分。”

 

在波特开口之前,他身后传来一个困惑的声音,“你们在说什么?”

 

她得意的扬起眉毛,“没什么,我只是在你来之前试图告诉这位波特先生他不能以为自己特别到可以霸占别人的位置。”

 

“哈利?”詹姆斯脱口而出的名字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没关系,我们可以坐在一起啊,这桌子能坐四个人呢。”

 

波特把她刚刚的样子复制下来,笑了笑,让詹姆斯先坐下,然后坐在他旁边。

 

“如果我忽略了什么事,请一定提醒我,为什么我要忍受这个人呢?”她压低声音但无疑波特肯定能听到的,冲着詹姆斯抱怨。

 

詹姆斯有些不懂,“怎么了?他是我的室友啊,而且很友好,你不喜欢他吗?”

 

她给他一个‘你疯了吗?’的表情,詹姆斯好笑的拍了拍她的手臂,让她放松,“别担心,我觉得你们会成为朋友的,虽然我和他刚刚认识,但有种很亲切的感觉,就当是为了我,行吗?”

 

斯内普瞪着他,他明明知道‘就当是为了我’这种理由可以在她这里通行无阻的,现在他竟然用来强迫她忍受一个波特?

 

波特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清了清嗓子,“我可以保证让自己尽量变得透明,你甚至不会意识到我存在,呃,假如我的坩埚不爆炸的话。”

 

斯内普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即使他真的做到了,但仅凭昨天的眼神他就足以让她不安了。

 

最后瞪了一眼无辜的看着她的詹姆斯,她默认了这个安排,并且她很清楚,一旦她妥协,这就表示所有公共课她都要忍受这个古怪的新生,太好了,多么完美的新学期开始方式,她气冲冲的从书包里掏出自己的课本,而波特,她认识的那个,发现了她亲戚诡异的座位,正盯着他们与自己的小伙伴讨论着什么,真是不能更完美了。

 

斯拉格霍恩教授在混乱中愉快的进入教室,她看似无意的扫了一眼他们三个人所在的角落,斯内普在心里冷笑,这位教授对于收集特别学生的爱好真是丝毫不加掩饰,而霍格沃茨历史上出现的第一个转校生哪怕再平平无奇她也不会放过。

 

波特好像突然懊恼的想起了什么,转向她,小声说,“我还没准备书,能把你的借给我吗?”

 

斯内普停下翻书的手,这句话太奇怪了,她习惯性的把它在脑子里重复一遍,冷冷的盯着他,这个波特,隔着詹姆斯向她借课本,毫无她也要用到的自觉,语气里透露着知道她不需要的笃定,而看着她的时候仍然十分坦然,只流露着恰到好处的请求神色。

 

“你可以跟我看一本。”詹姆斯似乎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但怕她更讨厌自己的新室友,马上推着自己的课本到他们中间。

 

“我可是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她的书能让我们都活着上完这堂课。”波特开玩笑似的小声嘀咕,然后老实的跟詹姆斯共用一本书。

 

斯内普仍然盯着他,她现在可以肯定这位突然冒出来的转校生一定认识她,不但认识,更知道她的习惯,哪怕詹姆斯都没有在意过她在书上胡乱写什么,但这个人知道,知道她手里的旧课本上有她妈妈和她在自己动手制作魔药时谨慎记下的标注,而她对这个人一无所知。

 

他是谁?

 

波特察觉到她盯着自己,抬头冲她笑了一下,没等他说什么,斯拉格霍恩教授就已经故作疑惑的拿起名单,犹豫的,“哈利·波特?”

 

波特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来,“教授?”

 

胖乎乎的女人展开一个和善的微笑,鼓励的看着他,“从来没有过刚来霍格沃茨就读五年级的学生,不介意我询问一下你的魔药基础吧?”

 

“不,教授。”

 

斯拉格霍恩教授挑了些应该在前四年学到魔药知识提问,斯内普注意到她为了示好故意降低了难度,看来对收集到这个学生,她志在必得。

 

波特紧张的回答了所有问题之后,她满意的给格兰芬多加了十分,他坐下来,松了口气,“还好是她。”

 

“嗯?”詹姆斯好奇他为什么这么说。

 

“我魔药都忘的差不多了,要是我以前的教授,我绝对会在今天哭出来。”他有意无意的看了斯内普一眼,笑着说。

 

“那么,你一定是幸运的拥有了一位更严谨专业的教授了?”她讽刺的试探。

 

“这的确是一种说法。”波特笑得更开心了。

 

“那另一种说法呢?”詹姆斯来回看着两人,对他们之间的莫名的气氛很感兴趣。

 

“我有一个更擅长找我麻烦让我的魔药课无比悲惨的吸血蝙蝠的……他怎么说来着,对了,毛绒绒的小问题。”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斯内普装作把注意力放在开始讲课的教授身上,心里计划着怎么弄清楚他的来历,她不喜欢无法掌控的未知,更何况这个‘未知’了解她,还在试图接近她,不明目的,让她无处着手。

 

不过,想到他们的校长跟她一样对这个人摸不着头脑多少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再一次感觉到那个视线落在她身上,开学第一天,她就已经无法容忍这个人的存在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比莉莉·波特更困扰她,却没有办法挑出任何问题,连詹姆斯都觉得他无害友好,她低下头让头发挡住自己,努力专注于手中的魔药,一定要尽快想办法弄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然后彻底摆脱他。

 

 

 

 

如果斯内普知道自己绞尽脑汁计划套出波特的身份其实是那么容易完成的一件事的话,她不会把这个星期的任何一分钟浪费在它上面。

 

甚至不用别有用心的试探,就像波特说的,她只需要问。

 

站在校医室的门外,斯内普想起今天下午一切事情的起因,竟然只是詹姆斯去上了他选的数字占卜课而留下本来正在一起写作业的三个人中的两个,它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当斯内普准备抽出魔杖让波特不得不回答她问题的时候,仿佛早就料到了一样,波特抬头看着她,轻快的问,“你想问什么?”

 

“别这么看着我,你都准备好几天了,还没想好问什么?”波特从草地上坐起来,两只手搭在脑后,让自己舒服的靠着树干,“你只需要问,我不会骗你。”

 

斯内普把没写完的草药论文收起来,手放在长袍里的魔杖上,警惕的看着他,“那就从这里开始好了,为什么你认为我会相信你?”

 

“因为你讨厌别人骗你,而且永远都不会轻易原谅,所以我最好不要丧失在你这里的信用,想都不会想。”他苦笑着看她一脸戒备,“真的,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你认识我,”斯内普抽出魔杖,“在你看来这种说法我会相信吗?”

 

“不止认识,我了解关于你的一切,你就是从这里开始怀疑我的不是吗?我了解的太多了,多到你开始防备我,多到允许我加入你和詹姆斯来近距离观察我,不得不说你用魔杖指着我的场景真是好久不见了,但我一点儿也不怀念。”作为一个被魔杖指着的人,他太放松了,懒散的就好像他确定面前这个人不会伤害他,虽然嘴上说着不怀念,但表情却相反,柔软的,哀伤的,遥远的。

 

而这种单方面的熟稔正是斯内普最讨厌的,“我该认识你吗?波特先生。”

 

“你现在不认识。”他看着斯内普因为这句话皱紧眉头,然后突然睁大眼睛,笑了,“我们之间是公平的,我认识你的时候你也了解我的一切,甚至有一段时间我的脑袋对你来说是消遣的娱乐,不过我报复回来了。”

 

“未来?”斯内普知道时间转换器,但可以推进的时间跨度不会太大,“一个月后?”

 

“不,远的多,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是我的教授。”

 

她瞬间回想起他第一天谈论‘毛绒绒的小问题’时让人烦躁的表情,“不可能,没有时间转换器会应用在一年以上的时间里,你应该为自己找个聪明点儿的借口。”

 

“我来的时候所有时间转换器都没有了,所以我换了个更危险的法子,也只有我可以办到,因为它需要的东西很特别,别人穷极一生无法得到其中一样,而我拥有三个,用它们跟一个十分危险并不太好说话的人达成了交易,他把我送回来,我付出我的一切。”满不在乎的说完之后,他的表情变得更为复杂,“我回来之前,你已经死了十年了,为我而死。”

 

她想说不可能,但不知为何她知道这是真的,如果他在说谎,是不会流露出这种眼神的,当开学典礼他望向邓布利多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这个人不可能是任何年级的学生,考虑到这点,似乎从未来回来是唯一的可能,可是……

 

“为你而死?抱歉,我以为你说我是你教授,我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学生吧?而据我所知,我的命只有一条。”

 

波特望着她,那双莫名熟悉的绿色眼睛,就像被人敲中后脑一样,她反应过来,“所以,最后他还是跟那个波特在一起了?”而她面前这个人,从来不是什么莉莉·波特的亲戚,是莉莉·波特的后代,与詹姆斯。

 

放下魔杖,斯内普强迫自己从波特的话里获得更多信息,假如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她因为什么不知道的原因在将来选择了最不可能并且最不适合自己的职业,而那个可悲的一生是为了眼前这个跟莉莉·波特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儿终结的,她最好的朋友与最恨的敌人的儿子,她仍然不觉得这是自己为他而死的理由,除非……除非她最好的朋友因为她的原因不能在那个时候为自己的儿子而死。

 

那是什么样的一生?

 

斯内普脸色苍白的重新看着他,却发现他的脸色比自己更难看,“别这样,又不是不能改变了,不然我还回来干什么呢?我可以帮你分开他们的,反正现在还是莉莉单方面的喜欢詹姆斯对吧?我可以让她分心。”

 

波特似乎是觉得这话能安慰她,她从自己会做什么导致失去詹姆斯的想法里回到眼前莫名其妙的人,“你是在说,你可以分开你的父母,为了我?”

 

波特给她一个僵硬的微笑,不自然的解释,“你看,莉莉有那么多朋友,失恋了被她们安慰一会儿然后找你的麻烦出出气,也就算了,更别说他们还没有在一起,她可以很容易的给自己再选一个不那么难追的目标,可你的世界只有詹姆斯不是吗?”

 

斯内普瞬间把魔杖举回面前,他不可能知道!

 

“当我说了解你的一切的时候,意思是我真的了解你的一切,我说过我不会骗你的,虽然不甘心,但我知道自己肯定比不了詹姆斯在你心里的位置,谁都比不了,而且,如果他们不在一起的话,会更好吧。”波特的声音越来越小,斯内普几乎已经听到他未说出口的那句‘如果没有我会更好吧’。

 

她不喜欢波特暗示的东西,莉莉·波特和詹姆斯的结局也好,她自己的结局也好,还有他对她的了解和那句‘不甘心’。

 

她张嘴想说话,发现嗓子里无法发出声音,她勉强自己打起精神,盯着波特,魔杖笔直的指着他,“你不要告诉我你所谓的付出一切从未来回来,就是为了拆散自己的父母。”

 

“不是,”波特抬头,用那双詹姆斯的眼睛看着她,她这个星期已经被同样的眼神激怒过无数次了,“我回来是为了改变,把战争消灭在带走我在乎的人之前,我发现虽然我赢了,但我付出的比我得到的多得多,一天又一天的过去,我不能不去想同样的事情如果我做到了会不会及时挽救这个人,或者如果我没做会不会那个因此白白丧命的人还在,我被那些名字折磨了十年,然后我决定回来,不过你不同,你是另一个原因,我为了他们而来,也为了你而来。”

 

斯内普的注意力被滴落在草地上的液体吸引,紧跟着发现它的源头,波特倚着树干的头微微倾斜,朝下的那一侧耳朵下有一道殷红的血迹,因为越来越暗的天色她之前都没有注意到,现在的波特面无血色,嘴唇惨白,看起来快要晕过去了。

 

“你说你要解决战争,是指现在死在这里吗?我不记得任何一场战争是以如此小的代价赢得的。”

 

刚刚察觉似的,他拿手蹭了蹭耳朵,“嗯,送我回来的人提醒过我,他讨厌剧透,我觉得这是我必须付出的代价。”

 

“你知道会有这种后果,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我仔细想过,在与我打交道的时候你就算再讨厌我都没有骗过我,也没有隐瞒我什么,更在最后的时候给我你最重要的记忆,所以我说了,你只需要问,我一定会回答你的,不会骗你。”波特合上眼睛,“我没事,但是我需要躺一会儿,你先回去吧。”

 

斯内普抓紧自己的书包,死死盯着不打算再睁开眼睛的波特,她宁愿自己不知道,她宁愿自己不相信,明明听起来如此不可思议的滑稽,但她没有办法质疑那个男孩儿的眼神,除了战争,再没有别的什么可以在人眼中留下那种痕迹,她只见过邓布利多拥有同样的眼神。

 

最后,斯内普还是把不省人事的波特用漂浮咒送到了校医室,庞弗雷先生只是不满的皱着眉,让她把波特放在病床上,就没再说什么了。

 

“他之前也有这样过吗?”毕竟,他都没问她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学生之间的冲突引起的。

 

“开学第一天波特先生就是这里的客人了,校长把他送来的,我告诉过他这是诅咒引起的,不管他做了什么,都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你们这些孩子从来都不会听。”庞弗雷先生一发不可收拾的念叨起来。

 

斯内普从书包里掏出波特的东西放在他床头,走出校医室,脚步停在门外,她知道她会付出代价的,窥探不曾发生过的未来,哪怕不是故意的,也需要代价,以为知道他的来历就能摆脱他了?她嘲笑自己的天真,怎么会想到呢,知道了他的来历,就再也摆脱不了了。

 

她向自己的公共休息室走去,明白今天晚上是不可能睡得着了,她决定研究一下这个诅咒,波特也许会是第一个被命运诅咒的人,实际意义上的命运,总算能让他的出现对她来说有点价值了。


 

 

 

 

TBC

 



评论(8)
热度(98)

© 姜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