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哈利·波特与艾泽拉斯 番外

哈利·波特与艾泽拉斯


番外之


哈利·波特的朋友们与哈利·波特与艾泽拉斯





赫敏 亡灵 牧师

 

 

以她的成绩,不管申请哪一所大学都是足够的,不可能有胆怯的心理,可面对新环境的紧张总是她的弱点。

 

她深呼吸,敲敲门,听见里面有人喊她进去。

 

‘不要皱鼻子,不要提高声音,不要注意手脚的顺序。’

 

她默默提醒自己从前的经验,打开门,坐在桌子前,给对面的三个人在家精心排演过的微笑。

 

事情就是从那之后开始往深渊下坠落。

 

“格兰杰小姐?”左边穿着黑衣服的男人低头查看手里的资料,然后稍稍抬眼确认,“我必须说我对您的个人成绩和各方面高度的评价印象深刻,但请允许我就几个问题做出进一步的论证,可以吗?”

 

她的心瞬间停了一个小小的间隔,这个男人的声音可不是会让人轻易遗忘的那种,更别说他的话比声音更能给人心里留下深‘刻’阴影。

 

她意识到斯内普在等她回答,慌乱的点点头,然后有些紧张的看了看中间的校长和右边的麦格教授,当她从白发苍苍的老人脸上清晰的辨别出一个同情的微笑时,她觉得她可能跟这所学校没有缘分了。

 

剩下的时间是漫长又煎熬的。

 

她从来没有怕过老师的提问,更别说是在她想要申请的专业,她不会让自己一无所知的进入一所学校的,可是现在,她不敢相信她几乎要哭出来。

 

斯内普脸上冷漠平静的表情完全无法掩盖住眼神中的锐利,嘴里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往刁钻冷僻的骨头上啄,勉强应付了上一个说不定马上就掉进了下一个的陷阱,好像今天不把她的自信打垮就完成不了任务一样。

 

她努力回想自她记事起遇到的所有老师,她甚至找不出一个不喜欢她的。

 

‘不行,如果你今天哭出来,你的人生就彻底毁了。’

 

她努力挺直身体,仰头面对对面提问的教授,重新挂上标准的微笑,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她不会被老师的提问弄哭的,永远不会。

 

“哦,西弗勒斯,让这个可怜的女孩儿保持她的呼吸可以吗?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的,但格兰杰小姐对于你的坏心情毕竟是无辜的。”

 

中间和善的老人终于开口了,伸手按住还在提问的斯内普的肩膀,满面春风的安抚两个人。

 

“抱歉,我以为您让我来是为了专业的审核申请入学的学生资格,难道我理解有误?还是只要表现得积极阳光就能在教室里找到一个座位呢?”

 

“无论如何,格兰杰小姐已经表现出了很高的专业水准了,哪怕以你的标准,西弗勒斯。”邓布利多眨眨眼,转头给了她一个歉意的微笑,“别在意,恐怕在你之前进来的人让斯内普教授的态度有些艰难,你已经很优秀了,甚至我现在就可以说霍格沃茨将很荣幸能得到你的选择,格兰杰小姐。”

 

赫敏在他的笑容中悄悄的松了口气,同时在心里狠狠的记下了一笔。

 

‘等看见你的真人,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哈利·波特。’

 

 

 

罗恩 牛头人 猎人

 

 

他其实很想知道,是所有家庭都像他们家一样还是只有他们是全家都从一所学校里出来的,可是听他爸妈的闲聊,似乎这所学校里所有的学生都是这样,他们的父辈认识,他们认识,他们的后代还认识,新鲜感呢?

 

可是这种家庭氛围的学校有一个好处,就是在遵守规则的前提下最大的给予个人自由。

 

分配宿舍的人头都没抬,熟门熟路的问他有没有室友的人选,毕竟家长都是校友或者朋友,孩子里有认识的也很正常。

 

罗恩没反应过来,“还可以选?”

 

登记的人颇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女孩儿不可以,显然。”

 

罗恩脸红了起来,探头看他手里的名单,瞄到个熟悉的,“哈利,哈利·波特。”

 

那个人标记了一下,表示等对方来登记的时候会征求他的意见,如果他没问题就可以,然后他又仔细看了眼罗恩的名字,问他,“韦斯莱?”

 

“啊,对,我是。”

 

“唔,那要让你跟马尔福的房间离远一点了。”那个人自己小声的嘀咕着,又着重标记了一下。

 

等罗恩都收拾好了——被他两个哥哥进来弄乱了——又收拾好了之后,哈利还没出现,罗恩有点沮丧,说好的朋友呢?难道不想跟我当室友吗?

 

沮丧又无聊,他把电脑打开了,随手登陆游戏,发现哈利已经在了,他刚打算气势汹汹的质问他,但哈利好像等他很久一样先发过来消息。

 

“你总算来了,等我换个号,你带我打个副本。”

 

罗恩还没来得及问一句,对面就下了,两分钟之后,他被一个陌生的账号加了好友,他同意,然后给对面发了一大堆问号。

 

按照哈利说的找到地方,等在副本门口的是一个亡灵牧师,罗恩看着就打了一个寒颤,想着选什么小号不好选亡灵牧师,跟斯内普似得,简直心理阴影。

 

但他还没忘记哈利没选择他当室友的事儿,所以他首先要处理友谊危机。

 

“你竟然不想要我当室友?!”

 

“嗯?没有啊,我去的时候那人问我要不要跟你一个房间,我同意了啊。”哈利显然觉得自己十分无辜。

 

罗恩转头巡视了一下并不大的地方,怀疑到底是谁进错了房间。

 

“那你人呢?”

 

对面发了个微笑的表情,罗恩怎么看怎么觉得意味深长,但哈利催着他进副本,他也就没多问,没头没尾的打了起来,但打到一半他又觉得很奇怪。

 

“这个本多少年前的了,有什么好打的?”

 

哈利操作着亡灵牧师跟在后面蹦蹦跳跳吃经验,十分心安理得,看见他问,在捡垃圾的间隙回复他,“幻化。”

 

“你以后要玩牧师吗?”

 

“不啊。”

 

“那你费心思来这里弄什么幻化!”

 

哈利又发给他一个微笑。

 

罗恩想起自己在赫敏的怒火中硬着头皮替哈利说好话的艰辛,他决定等哈利回宿舍的时候,他们会插旗的,3D真人的那种。

 

他当时并不知道他会等多久。

 

 

 

纳威 牛头人 德鲁伊

 

 

爱好花花草草也是错吗?

 

他屏住呼吸,妄图把自己的存在从面前阴着脸的男人眼中抹去,可惜,他的物理存在不能被化学分解,只能听天由命的等着怒火焚烧。

 

为什么他一个学生物的会在化学课上呢?他永远都想不明白这所古老的学校和它古老的校长,但眼下最重要的不是他们,而是怎么活下去。

 

他来之前就知道教化学的教授是出了名的恐怖,他父母跟斯内普是同届的,据说这位教授即使在少年时期也让人望而却步。

 

比斯内普的脾气更出名的是他的天才,毕业后不久就回校担任老师,是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但从他工作的第一年就有他更想教数学的传言,据说年年申请,年年被拒,导致他脾气越来越糟,恨不得把所有敢踏入他实验室的学生都泡进福尔马林里转送隔壁医学院。

 

不过他父母告诉他不要听信那些谣言,根本是胡说八道,斯内普脾气从他上学时候就一直这么糟糕,跟不让他教数学没什么关系。

 

他不想知道那些有的没的,他就想知道他能在这位教授的手里活几年?

 

可能是经过了那么久的互相折磨,这次斯内普已经懒得再教训他了,只是冲地上的烂摊子挥挥手。

 

“隆巴顿先生应该能处理自己的问题吧?如果你方便,顺便清理实验室,毕竟我不能让其他人冒着被不明混合物毒害的风险留下对不对?与你的专业不同,化学中气体、液体、固体都是不确定的,像神秘的贵妇,危险而充满迷惑性,当然我能理解你面对她的笨拙,但很遗憾你并不是她青睐的类型,我只能祈祷自己和你的其他同学的人身安全,至于灾后重建,还是要请你自己来完成它。”

 

他呆住了,这可能是他上斯内普课以来听过的最温和的教训,微弱的等于斯内普对他开怀大笑,他茫然的看着他的朋友满脸同情的经过他离开,不禁想知道他们在同情什么?真的是自己要求太低了吗?所有说他胆小怯懦的人到底有没有见过斗志昂扬的斯内普?

 

好在他收拾化学实验室已经轻车熟路了,吃饭是赶不上了,但他跟朋友约好的时间还是赶得上的。

 

他一回房间就打开电脑,刚登陆游戏马上被加入了队伍,终于可以放松一下把外套脱下来了,他慢吞吞的起身脱衣服,洗手,然后端着水杯和玉米片回来,戴上耳机,被罗恩的声音吓了一跳。

 

“哈利你开了两个号?”

 

“没有,你不是说赫敏今天晚上要熬夜写论文吗?看没有治疗我就喊了个朋友。”

 

“呃……这号都是你帮他升级的,他会玩吗?”

 

他觉得罗恩长了一张所有人看到都会想让他当自己弟弟的脸是个好事,不然这说话从来不过脑子的习惯大概会让他无法顺利成长到现在。

 

果然,哈利那边发过来一个微笑的表情,他感同身受的咧咧嘴,一边操作进本一边同罗恩闲聊把话题转开,不可避免的提到了今天下午的化学课。

 

“你一直清理到现在?”罗恩有点吃惊。

 

“对啊,实验室那么大还都是易碎的东西,要小心才行。”

 

“又没人看着你,随便擦擦就走啊!”

 

“不了,如果可以,我打算让斯内普的好心情一直保持下去,任何差错都有破坏它的风险,我宁可不做那个人,多谢了。”

 

“斯内普心情好?你怎么看出来的?他不是一直都是那副阴森森的丧尸脸吗?”

 

“你疯了吗?如果是以前的斯内普,今天我犯的错误会让我在他的吼叫中哭出来,然后我会被扣分,然后我会被加论文,最后我才能以收拾实验室而感激的结尾,怎么可能两句话就算了?他今天一定心情非常非常非常好!”

 

“说不定是找到谋杀我们而不被发现的方法了呢?”罗恩猜测。

 

“那天我去图书馆的路上正好碰见校长跟他在散步,我离得有点远,但好像听见校长跟他说什么人对他有好处,让他不要总为难之类的,我猜他大概是恋爱了。”

 

“纳威!你会让我今天晚上做噩梦的!天,我差点把键盘扔出去!”

 

“这有什么?如果能让他心情一直这么好,我会把所有家当给那个人,只要那个人能忍受他,甚至我毕业后十年内的工资。”

 

他们边聊边打,直到他发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他是熊坦,五人本哈利一般都会输出,所以他旁边就是默默打怪的牛头战士,他们习惯了卢娜要么不说话,要么说话也听不懂,但哈利很少这么安静,更何况他还带了朋友,作为双方的朋友难道不是更应该介绍他们认识然后活跃气氛吗?他咽下嘴里的东西。

 

“哈利?你怎么了?”

 

“嗯……没怎么……”

 

哈利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说不上哪儿不对,但依稀透露着尴尬、为难、恐惧和小心,仿佛他键盘旁边有个定时炸弹而他还要勉强自己玩游戏。

 

“他当然没事,作为仅能在白天上课时看见他的室友,我能保证他被女朋友照顾得很好,而且我才发现他这么小气,怎么都问不出来,你又不能把她放小岛上再画个除了自己谁也看不懂的藏宝图,早晚都要认识,你再不说我就去问卢平教授了,‘您知道哈利跟谁同居吗?’这种问题可不是你的官方室友该问的。”

 

他怀疑耳机里是哈利及时吞下的绝望的呜咽,或者是他养了一只刚断奶的小猫被掐住脖子。

 

“哈利有女朋友?”

 

“拜托,纳威,我从进入这所大学后就住的是单人房间,连支室友的牙刷都没看见,他每天就差把‘我有一个会在床上同意任何姿势的女朋友’写在脸上了,却死活不说,不过也好,将来如果我有女朋友了也能带回房间,完全不用考虑女生宿舍的门禁。”

 

“罗恩,为什么你不在赫敏在的时候再说一次呢?”一直被遗忘的卢娜说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句话,他觉得这个女孩儿有种天赋,她能让自己消失在五个人中间,但只要她开口,全世界就只剩她的话存在,不管她声音有多轻。

 

罗恩没出声,看起来像试图装作掉线,而哈利那边则一如既往是不祥的沉默。

 

他觉得今天晚上的信息量超过了他能装载的,所以他把注意力转回眼前的副本,然而他马上惊恐的发现自己岌岌可危的血线没有一丝涨幅。

 

“治疗加我!”他在龙踩他最后一脚前飞快的求救,然而那个陌生的牧师还是静静的站在后面,无动于衷。

 

“哈利!你朋友干嘛呢?!”罗恩紧跟着发现了看戏的治疗,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不救人,毕竟从进本起打得一直很默契,根本不是新手,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T被BOSS踩死?

 

“他AFK呢。”哈利干巴巴的回答。

 

“那不早说?!有什么事儿开BOSS前不能说啊!他干嘛去了?”罗恩看着纳威灰色的状态和哈利苦苦支撑的残血,报着一丝治疗能马上回来然后哈利接手解决掉只剩三分之一血的BOSS的希望。

 

“他打包我行李呢。”哈利仍然干巴巴的回答。

 

他看着灰色的屏幕叹了口气,有点可惜这么简单的日常副本竟然在快过的时候团灭,不过脑海深处的某种不协调感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事,但他早就放弃为难自己的记忆力了,转而替罗恩开心,罗恩今晚终于能看见自己的室友了。

 

……嗯,他?

 

 

 

卢娜 血精灵 法师

 

 

她知道自己天生充满好奇心,对世界上存在的一切,但除了人。

 

人复杂、多变、交谈,最烦恼的是他们每一个都可以在自己的头脑里形成一个新的宇宙,她不喜欢探索新宇宙,她喜欢她自己现在呆的这个,即使在这个宇宙里她总是找不到自己的鞋子。

 

她的室友与她非常不同,那是个擅长交朋友的女孩儿,肯定不会像高中幼稚的拉拉队女孩儿一样有空来开她玩笑,所以她不得不在两个答案里选一个,是有长着翅膀的隐形独角兽把她的鞋子叼走回去做窝呢,还是她忘记了自己把它们放在哪儿,摆在眼前的结论显而易见。

 

她要去图书馆找一本关于人类未知的神奇生物的书了。

 

可是她不想光着脚去,图书馆里一直有个奇怪的女人在,只要哪里冒出一点儿声音让她听见她就会严厉的瞪着那个地方,那个女人似乎对图书馆有自己的权利,她决定尽量不要冒犯,毕竟她还要在这里生活,如果以后都不被允许进入图书馆,她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呢?

 

天气转凉了,这个季节的风就像爸爸,即使深爱自己的孩子也不善言辞,而她绝对不该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只穿着袜子散步。

 

没办法,谁让今天是星期三呢,她星期三的鞋子丢了,她又能怎么办呢?难道等明天穿星期四的鞋去图书馆找偷鞋的独角兽吗?她不想让她的鞋做窝,这样以后的星期三她就要一直这样了。

 

门突然被撞开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她顺着弯腰的姿势滑进了桌子底下,如果可以,她不想在穿着袜子的时候跟人解释她为什么来找鞋子,发生过太多次了,好像永远都不会有人懂这么明显的事实一样。

 

“你的粗鲁对你试图争取的冷静的交谈毫无帮助,波特先生。”

 

她认得这个声音,如果有人能在被另一个人推到墙上并压制着不能动的时候还可以用平稳无聊的严厉语气咄咄逼人,那就是斯内普教授了,她喜欢听他讲化学,即使学天文的学生并不需要,她还是会逃掉自己的专业课去旁听,化学在他的声音中像星云一样迷人。

 

“但我的另一个尝试显然已经失败了,我只好换一个。”

 

感觉到哈利有点沮丧,还有点生气,她隐隐的同情着,虽然不知道算不算朋友,但他们每天晚上都一起在游戏里度过,她不应该无视同伴的情绪。

 

“无论如何,结果都不会改变,呆在你应该呆的地方,波特,作为学生,与你相信的相反,傲慢并不会帮你赢得更多特权。”

 

“唉,好吧,让我们来解决它,你看,要么你改变主意不再做全世界最顽固的蠢货,要么我去跟教父请教如何应对生气的恋人,你猜他会好奇吗?”

 

她听见愤怒的抽气声,应该是斯内普教授,他似乎认为哈利提供的选择正如他眼下的情况一样,只是被困住了。

 

“你是不想让我告诉朋友的人,那你就不能抱怨他们会说什么,而且从头到尾我做错了什么?请,既然你是教授,请一步一步的把这个问题的答案演算给我好吗?求你!”

 

“也许,错在开始,波特先生,试着想想这点。”

 

“然后,我们回到了这个问题,”她听见哈利沉重的叹气,“我都可以想象到将来的任何矛盾引发的每一次争吵最后都会被你抓住机会引向同一个问题,必须想个办法,这太让人绝望了。”

 

“我恰好可以提供一个。”

 

“不,教授,让您的学生来解决,他们说年轻人总是富有创造性,我想自己求证。”

 

她开始好奇了,哈利想出了什么办法?一个问题悬挂在教室中央而答案只有一个人知道,她觉得自己要被求知的渴望烧焦了,不是比喻,她真的闻到了自己头发开始烧焦的味道。

 

不管那两个人要保持沉默多久,她都不打算等了,而且就之前的局面来看,她不觉得谁会分心注意到她,只要把头抬到桌子上一点点地方,只要能放得下眼睛,她肯定不会被发现的,如果独角兽能悄无声息的偷走她的鞋,那她也能悄无声息的偷到答案,她不可能比一个用鞋做窝的生物更笨拙。

 

唔,她失望的缩回脑袋,卢平教授的得意门生,数学系的传说新生,所有能想出来的办法就是用自己的嘴堵上对方不让对方说话?

 

不过这的确在与斯内普教授的争执中发挥出色,她做了个标注,让自己保留这个方案,谁知道她会不会与斯内普教授产生冲突呢?

 

‘也许请教他有没有什么配方可以驱散独角兽的时候会用到。’她想。

 

有备无患,有备无患。

 

 

 

德拉科 血精灵 术士

 

 

马尔福家的规矩很多,其中一条就是当父亲和他的朋友意见不同发生争执并紧接着冷战的时候,他不能在他父亲面前说对方的事情,但他需要在恰当的时间拜访那位朋友,看看对方是不是已经想通了不打算跟他父亲像两个初中生一样计较下去,如果态度是乐观的,他会试探着透露出希望对方让一让自己父亲的请求,只要小小的一点表示就行,例如对方先拜访马尔福的度假小屋什么的。

 

好在可以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朋友他父亲只有一个,虽然比任何人都困难,可只要在他们的关系里比他父亲成熟一点儿,他就有敲门的希望。

 

这次是因为什么来着?他隐约记得好像是关于一位学长,即使那位学长毕业的时候他父亲还没有入学,而他的叔叔还比他父亲晚两年。

 

应该是因为无聊,他觉得,不然怎么可能会吵起来?

 

不过另一件事他倒是记得很清楚,叔叔从书房出来看见他装作路过的样子哼了一声,然后把手放在他头顶按住。

 

“我真的对你抱有很大期望,德拉科,可以说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无论你成为什么样的人,我都以为应该比用‘马尔福家的联盟号’欺负认识的人更聪明,你觉得呢?”

 

他觉得他可以趴在地上装肚子疼,只要他还没上初中,这招就对他叔叔管用,可惜,美好的时光已经把他扔出来面对现实了。

 

不行,记忆太尴尬了,他摇摇头,打起精神保持微笑,但不是冲现在在他面前的开门的人。

 

他后退两步,看着门牌号,还是他上次来时的那个,他并没有走错楼层敲开布莱克舅舅的房门,那么,他们互换房间了?不然为什么是这个波特来开门?在他叔叔家里?

 

“谁?”

 

他听见屋里熟悉的声音,这太糟糕了,意味着他叔叔还住这里,还活着,但允许波特进入他家。

 

波特不以为然的挑着眉毛,站在原地一手撑着门,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然后回答问题,“你最喜欢的宠物。”

 

如果不是他还处于震惊和对他叔叔的精神状况的担心中,他一定会应战,然后把波特的舌头扯出来挂在化学实验室的门口,看波特还敢不敢踏进他的领地来找麻烦。

 

他以为他们会站在门口直到一个人终于被对方的仇视融化,但波特先退开了,冲里面歪了下脑袋,示意他进来。

 

太荒唐了,他进一个他从小就认识的叔叔的家里——这个人还是他父亲的朋友,他本人的导师——竟然要波特同意?

 

也许他应该选择研究物理,平行宇宙说不定真的存在。

 

他在厨房发现了教师公寓的主人,他知道不管他脸上有什么表情,都肯定不是微笑,因为正在尝汤汁的人给了他一个奇怪的眼神,好像在问他哪里不舒服。

 

嗯,如果真的问他,他会诚实的回答哪里都不舒服。

 

“怎么样?”波特从客厅的沙发上问。

 

他在问谁?问什么?什么怎么样?天气吗?

 

“红酒放少了。”他叔叔回答了这个问题。

 

“红酒放太多牛肉的香味就尝不出来了。”

 

“如果要在两者之间取舍,我会选红酒。”

 

“你总是可以把它倒在杯子里的,牛肉可不是。”

 

“装在杯子里的牛肉也还是牛肉,波特,它不会变成南瓜汁。”

 

“现在你只是为了反驳我。”

 

“当然……”

 

他伸手打断他叔叔的话,完全不敢相信。

 

“抱歉,我以为我应该比一锅牛肉重要,教授,毕竟您没看着这只牛长大对吧?”

 

回应他的是一个很困惑的表情。

 

“什么时候你在这儿需要人招待?从你记事前我就住这里,沙发还在原地,无论你想喝什么都能找到它们在哪儿,假如有任何问题,你只需要问,所以你打算让我注意的是什么?”

 

“什么?!”他觉得自己开始用眼睛尖叫,“显然是在沙发上的那个!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同你一样,拜访。”男人妥当的说。

 

哦,他果然从署名小号事件之后就被他叔叔当成傻子了。

 

转头看看多出来的拖鞋,向上移是门口衣架上明显入侵的外套,再向后移是房间里多出来的一台电脑,最后,不修边幅瘫在沙发上的,是光着脚的波特。

 

他父亲说叔叔在大学时的敌人是谁来着?

 

“所以,”他控制自己管理微笑,他才不是会因为害怕叔叔成家后会忽略他就耍脾气的被宠坏的小少爷呢,“我如果借用卫生间,并不会发现另一支牙刷?”

 

波特这时刚好过来打算看看到没到时间关火,听见他的话,停在原地,好像不太确定该怎么办,于是准备征求意见。

 

“呃……要我收起来吗?”

 

天,他虽然在明白之后一直对自己催眠,他绝对不会因为他叔叔挑选了一个他讨厌的恋人就试图破坏他们的关系,但波特?

 

“真的?非得是他?”他不想干涉别人的感情生活,但他真的忍不住。

 

“显然,我并未被提供一个选择。”男人随手关上火,准备拿碗,转头问他,“一起?”

 

他认命的摊手,“这恐怕是唯一只要不是你亲手做的,任何人哪怕波特,我都能接受的事情,虽然我还是讨厌你,波特,但我以我所有的善意警告你,保持他远离厨房。”

 

“我已经知道了。”

 

“哦,可怜,胡萝卜煮西红柿?”他的表情在回忆的痛苦和幸灾乐祸的喜悦之间挣扎。

 

“意大利面配炸青椒。”波特条件反射的揉了揉胃。

 

“他当然问你要吃什么了对吧?”

 

“是啊,我当时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背后的风险。”

 

“所以你说,随意。”

 

“就是那个,而且我还好心补充了一句,不用太麻烦,什么都行。”

 

“啊,然后他只需要把随意两种东西拿出来。”

 

“再随意的扔进锅里选一种做法。”

 

“最难以置信的是,不管结果是什么,他都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

 

“对,就是这个人,在五分钟之前挑剔我红酒放得不够。”

 

他给了波特同病相怜的眼神,而他叔叔从头到尾装作他们谈论的是别的什么人。

 

‘说不定,我只能忍受波特在这里了,看起来并不是短期关系。’他吃饭时绝望的思考。

 

在这张桌子旁坐下之前,他绝不会相信世界上有一个波特会和一个斯内普看起来如此正常。

 

他从记事起就认识这个男人,不管他叔叔的脾气有多么臭名昭著,他都没有害怕过,哪怕是对他生气板起脸教训他他都能赖在地上装病,现在他又多了一个讨厌波特的理由,那个见鬼的白痴抢走了几乎被他当成父亲的长辈,他再也不是他叔叔的护甲里唯一可以肆无忌惮胡闹的家人,真是太讨厌了。

 

但他会适应的,他肯定会让自己适应,因为他更记得每当男人与他们一家坐在一起吃饭时身边的空隙,不是距离的问题,只是那里缺少一部分,他觉得那空隙显得他的叔叔很孤独,他更讨厌它。

 

谁会知道呢?波特完美嵌入了空隙,自然的如同本该如此。

 

好吧,当他家里已经有一个要求他是完美的儿子可自己却时不时冲动幼稚的父亲,而另一位可靠的叔叔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把波特放进了家门,只要保持冷静,会没事的……没有时光机,不要恐慌,会没事的。

 

等等,他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莱姆斯 巨魔 德鲁伊

 

 

据说霍格沃茨的校长知道学校里发生的一切,现在是时候发现这个说法的真实性了。

 

‘只要在出人命之前,’他想,‘邓布利多最好知道。’

 

他热爱他现在的生活,而且他跟他的恋人曾经是朋友,不历尽千辛万苦谁也不敢先伸手冒着友情破裂的风险牵住对方,那么多艰辛,最后他得到了现在拥有的一切——喜欢的工作,忠诚的朋友,美好的爱情,他绝对不希望以一个或两个人的死亡来结束它。

 

只要流言不是真的,那他就不用天天做噩梦了。

 

他敲开校长室的门,紧张的看着老人,“是真的吗?”

 

‘求求你千万别点头,千万别点头,千万……哦……’

 

他瘫坐在椅子上,“你认为我能把小天狼星囚禁起来吗?我可以试一下,但我不敢保证詹姆斯。”

 

“詹姆斯已经知道了,由哈利亲口告诉他的,据说是第一个知道的。”邓布利多给他倒了杯茶。

 

“不可能,如果詹姆斯早就知道了他绝对不会保持安静,唯一能减慢他去找西弗勒斯的理由是要先通知我和小天狼星,最起码,小天狼星。”他捂着眼睛,只要回想起大学时代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就恨不得原地在所有冲突发生之前消失。

 

“那是因为他更了解哈利,就像他了解他自己,”邓布利多丝毫不担心,甚至低头拉开抽屉挑选糖果,“我已经足够老,经历了四个波特在我的人生中,他们性格不同,爱好不同,擅长的专业也不同,除了外在的样貌,留在血液里共有的特征就是他们对爱人的执着,莱姆斯,那是神奇的。”

 

“校长,您意识到我们是一所理工大学对吧?”这个老人在说什么?

 

“当然,当然,但科学不能解释一切,人的情感是微妙而难以复制的,它们比最先进的晶片复杂千万倍,有的时候只是偶然对视的眼神,或者擦肩而过的气味,甚至是一个几乎被错过的笑,你能从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里发现的故事要比你认为的多得多。”邓布利多挑好了糖果,握在手心里,伸出来让他猜哪只手。

 

他早就习惯他们校长摸不着头脑的举动了,因为到最后,总会证明这些行为事出有因,也许老人这辈子唯一不擅长的事情就是有话直说。

 

邓布利多摊开他选择的手,空的,糖果躺在另一只手里。

 

“我记得我认识的第一个波特先生,我们认识的时候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总是记不住东西,他的夫人那时去世十多年了,他记不住自己五分钟之前吃了什么饭,但他对我讲他与他夫人第一次相遇,他甚至记得她穿着的黄色连衣裙的领口染了她早餐的果酱,他一直猜那是橙子的,但他没求证过。”邓布利多回忆的表情简直可以称为羡慕。

 

“所以呢?这对现在的困境有什么帮助吗?”他恨自己不得不做煞风景的人。

 

“别担心,莱姆斯,我看着你们长大,我了解我的孩子们,当詹姆斯遇见莉莉,没人可以阻止他,哪怕莉莉本人,他们就是知道谁是合适自己的,可以托付他们的忠诚和感情,而哈利,虽然没有继承詹姆斯的性格,但他依旧是波特,他做出了他的选择,然后将它告诉詹姆斯,詹姆斯一定比哈利更清楚,这不是在同他商量买哪辆车,他没有做出建议的余地,我可以想象他得知哈利选择时的愤怒,但他爱哈利,他会撑过去的。”

 

好吧,他不用担心詹姆斯了,“那我回去准备把小天狼星关起来,我现在只是掌握不好要关多长时间,最好长到他意识不到学校里流言的主角,但又要保持在他发现自己被关起来之前。”

 

“你记得小天狼星第一次抱起哈利的时候说过什么吗?”

 

他想了一会儿,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又被邓布利多给说服了,这个老人怎么做到的?

 

“‘教他成为一个优秀的男人是你和莉莉的工作,作为他的教父,我所要做得一切就是爱他。’”

 

他轻声对自己重复这句话,然后抬头看着邓布利多。

 

“你是有魔法还是什么的?我这次甚至都没碰你的茶,为什么你总能让人相信你是对的?”

 

“我们是理工大学,莱姆斯,要相信科学,它只能是因为我本来就是对的。”邓布利多朝他眨眨眼睛,“我约了哈利,应该快来了,如果说世界上真的存在什么魔法,我相信波特们将它用在了最重要的地方。”

 

他默默喝茶,看着敲门进来的哈利,回忆里皱巴巴的一坨肉球逐渐变成了面前这个年轻人,比詹姆斯更内向,比小天狼星更沉稳,比莉莉更固执,比他更坚定,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为自己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可是如果有谁能抵达终点,站在山巅握住辽阔夜幕中匆匆而过的启明星的衣角,他相信那个人会是哈利。

 

哈利还没来得及跟他们打招呼,就被邓布利多伸出的两只手吸引住视线。

 

“选一个,哈利。”邓布利多笑眯眯的建议他。

 

哈利看起来完全搞不清楚状况,随手选了一个,邓布利多笑眯眯摊开手,将手中的糖果递给哈利。

 

“多么神奇啊!”邓布利多故意用夸张的大惊小怪的语气感叹。

 

他有些时候很讨厌他的校长,因为老人总能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孩子,相信世界上所有美好,但更多的时候,他明白他爱着老人,像他所有校友那样,邓布利多告诉他们的不是童话和梦想,他只是用一种方法,让你自己发现它们,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还没有成为一个自己曾经讨厌的人,他们在成人的世界里摸爬滚打,但老人却依然将他们单纯部分留下来并指给他们看,告诉他们他们值得自己相信的美好。

 

他把嘴里的茶咽下去,微笑。

 

“是啊,像魔法一样。”

 

 

 

费尔奇 不上网 但有猫

 

 

学校里各种版本的故事和流言他都听了,非常不以为然,他伸手挠了挠毛绒绒的下巴,很鄙视的样子。

 

“说到底,不就是网恋吗?”

 

“喵~”

 

 

 

 

END

 

 

 



评论(5)
热度(134)

© 姜晋 | Powered by LOFTER